文章精选 爱情散文 生活散文 心情散文 美文摘抄 心情说说 心情日记 人生感悟 励志名言 现代诗歌 对联楹联 励志作文 个性签名 伤感日志 古典诗词 幽默故事 心雅文学网正式更改域名为www.2wx.net 取“爱文学”的谐音,请广大会员以后使用新域名登录,谢谢!

第3章 第三章 往事

   江雅婷上午接到张宏道打来电话时正呆在教研室里看书,她刚给中文系学生上了两节中国古代文学史课,正打算为下次关于宋词的课程尽可能地准备一些资料。得知了丈夫已约好刘局长一家吃晚饭,她松了一口气,看来事情还顺利。挂了电话后,她接着看书,却不知怎的,精神再也无法集中了,脑子里不时冒出与此事有关的一些念头。她放下书本,一种莫名的烦恼涌上了心头。几年来这种似乎没有尽头的应酬让她觉得越来越乏味,从开始时的有点紧张不自在,到如今拿捏得游刃有余,成为交际场上公认的贤内助,颇让张宏道的朋友们称羡。但她本人并未觉得有多少意思,反而感到许多宝贵的时光被无意义地浪费掉了而可惜。

 

    作为这所师范大学中文系的高材生,她从本科一直读到硕士,毕业后就留校当了教师。她从小爱好文学,加之家境优渥,高中时就立志将来要从事学术工作。在大学里,与许多同学只为混上一个文凭不一样,她心无旁鹜,一心地扑在学习上,以至这位并不乏追求者、在系里被同学们戏称为三大系花之一的她,竟沒在读书期间正正经经谈上一次恋爱!其实她不是一个性格孤僻的人,也不失开朗大方,她情趣广泛,能歌善舞。而且她在心里也并未刻意地规避男女之情,可就是和谁也擦不出那种神秘的火花来。她虽看上去不像个女学究,可她那闲雅淡然的神态和若有所思的表情,常给人一种拒人千里的感觉。结果,到她走上工作岗位,感情生活上还是一片空白。她那在市教育局工作的父母着急了,开始唠叨起来,四处张罗着给她这个家里的独生女儿介绍对象。她见了好几个看起来挺门当户对的男青年,却在每次相处时不是无动于衷,就是乏味得只想逃之夭夭。有一天,她郑重地向父母宣布,不要再给她拉郎配了,她要自己去找,沮丧的二老无可奈何,只得由她去了。

 

    其实,在她内心深处对爱情却有着强烈的渴望,憧憬着小说戏剧里那种充满情趣和浪漫的男女之恋。情场上的不顺曾让她一度考虑过独身生活,把一生献给学术事业,但在她的想像中这种枯寂的生活又是如此可怕难熬,竟使她自怜地大哭了一场。她觉得如今的社会世风日下,大多数人追求的只是金钱与权势,就连大学里面也不例外。虽然她周围男青年教师也不少,但觉得他们大都浮躁得要命,沒几个人安心做学问的,就连传统的书呆子型也凤毛鳞角。她虽身在校园,却也不愿做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人,也希望通过某种渠道去了解和体会外面的万千世界,过一种丰富精釆的生活,所以,她并不喜欢在同事中去寻觅自己的另一半。可她生活和工作的圏子又实在太小,难以遇上她想像中的意中人。

 

    除了文学,在她生命中占有重要地位的还有音乐。她从小就喜欢音乐,为此还练过钢琴,在极富音乐素养的母亲的影响下,特别钟情于西方的古典音乐,莫扎特是她一生中令她无限崇拜的第一位偶像。从中学到大学,她的零花钱基本上都花在买书买唱片和磁带上了。好在家境比较宽裕,父母也鼓励她这种爱好,如果碰上市里有高水平的音乐会,手头一时拮据,父母亲常出钱给她去买那价格不菲的音乐会门票,也只有在这些事情上,她才深刻体会到原来金钱对精神生活也是如此地重要。

 

    江雅婷读硕士时的指导老师是一位白发苍苍的女教授黄莺老师,她非常喜欢江雅婷,待她就像自己的女儿一样,常常开玩笑地说,如果不是自己的儿子已结婚生子,她一定会要江雅婷做自己的儿媳妇。黄教授对中国戏曲的研究很深,并且酷爱京剧,认为中国民族音乐的主要成就在戏曲,而京剧则达到了民族音乐的顶峰。在黄教授的指导和熏陶下,江雅婷渐渐喜欢上了京剧,尤其对兼收了梅、程、尚、荀并以“娇、媚、脆、水” 唱腔著称的京剧大师张君秋的艺术特别着迷。黄教授与省京剧团团长张艺玲关系很好,常带着江雅婷去剧团看排练,向演员们请教,这使江雅婷很快就成了一位不折不扣的京剧票友,多年浸淫于此给她带来的愉悦和享受是那么美妙,就连她自己的硕士论文也是有关京剧文学美学特点方面的论题。她对自己有幸能进入博大精深的京剧艺术世界,从中领略到无比丰富多釆的中国古典审美意境和情韵,对黄教授充满了感激之情。

 

    江雅婷与张宏道的相识相恋,在他俩看来有如宿命般那样自然和顺理成章。这座城市最大的音像城华艺音像中心,有一个专售西方古典音乐的摊位,是全市古典音乐爱好者的“圣地”。每到周六,她就兴冲冲地跑去蹲上几个小时,在一大堆唱片中挑选自己特别中意的,起初她总是抱着几十张唱片爱不释手,而到最后付款时,就只剩下两三张了,几十上百元一张的唱片对她来说是经济上的一大挑战,她不得不忍痛割爱。有一次她一咬牙买下了久已渴望的英国著名钢琴大师佩拉西亚演奏的莫扎特钢琴协奏曲全集十三张唱片,花去了她大半个月的工资,弄得经济上宭迫得一个月不敢出门。也就是在这里,她遇上了张宏道。

 

    每次张宏道来了,音像店老板总是笑得合不拢嘴。令江雅婷印象深刻的不是他那还算英俊的外表,而是张宏道购买唱片令人眼红的场面,每次都是上百张地买,一箱一箱地打包拉走。开始时江雅婷以为他也是做音像生意的,后来在一旁听他与店老板和其他顾客交谈,才知道那是他买来自己听的,她不由得对他顿生羡慕和好奇。一次,她忍不住上前问道:

 

    “先生,您是音乐学院的老师吗?”她态度恭敬,像学生一样。

 

    “哦?不是不是!”他忙不迭地回答道,有点不好意思。

 

    “那您是……从事什么工作的?”她越发好奇,忍不住继续追问下去。

 

    “我是搞建筑的,卖苦力的那一种。”他半开玩笑半自嘲地说。看到江雅婷不大相信的表情,他补充道:“我对音乐也不大在行,玩玩而已。”

 

    “您每次都买那么多唱片,现在已经收藏多少张了?”

 

    “大概三千来张吧。”他迟疑了一下说。

 

    “天啊!这么多!您怎么听得过来啊!”她瞪大了眼睛,她自已收藏的并为之自诩的三百多张唱片还只是人家一个零头呢。

 

    “这没什么,我见过许多收藏比我还多的人。我一见到好东西就想买,弄上瘾了,没办法,很多唱片也许一辈都沒机会听。”他表情真诚,像在作检讨。

 

    “您最喜欢谁的音乐?”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觉得问了个愚蠢的问题。

 

    “这个?这个?说不清。喜欢莫扎特、贝多芬、瓦格纳的音乐,”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虽然音乐家们都推崇巴赫,可我对他大部份的音乐却提不起热情,这个……这个……,也许是我欣赏能力还不够高吧,戓许是音乐传统不同,中国人很难欣赏复调音乐,不过……不过……,我倒很喜欢享德尔,奇怪吧。我喜欢那些充满个性,感情激越,能把人带入无限渴望之中的音乐,所以,我也喜欢肖邦、柏辽兹、马勒。”他有点结结巴巴地谈起来。然后他停顿了片刻,凝视着她,江雅婷的美丽和高雅气质令他呼吸为之一窒,他感觉自己脸颊有点发烧,有些犹豫地轻声问道:“您是做什么工作的?”

 

    得知江雅婷是师范大学中文系的教师,张宏道对她更增添了好感,他不失时机地把话题转到文学方面,谈到了马勒的《大地之歌》与唐诗的关系,他这番颇带点学术性的议论,让张雅婷感到惊讶,没想到一个搞建筑工程的人竟有这样良好的文学修养!她发现张宏道对文学艺术有很高的领悟力,见解独到,很吸引人,而且谈吐幽默。她很感兴趣地听着,心中涌起一阵莫名的兴奋,有一种从未有过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他俩聊了很久,双方都觉得有些相见恨晚,末了交换了电话号码,然后像一对老朋友似的依依不舍地告别,就在他俩分手之际不经意间回望的那一刹那,都同时感到有一种微妙的情感在彼此心中萌发了。

 

    这一晚江雅婷失眠了,她听着肖邦的钢琴协奏曲,感觉现在才真正完全领悟到音乐里最动人之处,才深刻体会到乐曲中所表达的那种奇妙而又细腻缠绵的感情。邂逅张宏道有如一潭死水荡起波澜,令她想入非非。凭着女性的本能和敏感,她也察觉到张宏道对她很有意思,不由得心里美滋滋的。她想像着各种与张宏道再见的场面,忍不住心中编织着一个个浪漫的情景。她发现自己突然变得有点多情善感了,生活瞬间变得不同起来,她躺在床上失眠了,真是甜蜜和忧愁齐聚心头,肖邦那迷人的钢琴协奏曲伴着思绪在脑海中久久萦绕着。

 

    这种持续了一周既兴奋又焦虑的情绪,让江雅婷明白了自己已陷入了情网。她虽想很快再见到张宏道,但出于女性的矜持,她好几次生生压下了给他打电话的冲动。

 

    第二个周六下午,江雅婷去市大剧院听了一场由奥地利一家管弦乐团来此地巡回演出的莫扎特专场音乐会。音乐会散场后他俩在剧院大门前的台阶上恰巧又碰上了,双方都觉得既意外又惊喜。在张宏道的建议下,俩人一起在大街上一边并肩散步,一边谈论着各自对这场音乐会的感受。

 

    斜阳透过秋日的梧桐树,在地面上闪烁出一团团金色的光斑,晚秋的黄昏虽带着一丝寒意,但他俩心里都觉得暧乎乎的。江雅婷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很美,仿佛整座城市都充满了诗情画意,身旁这位男人颇具磁性的嗓音既让她心头慌乱又觉迷醉。天色渐渐暗下来,张宏道在片刻的沉黙后,大方地说:

 

    “今天想请你吃晚饭,好吗?”

 

    江雅婷不好意思地四下望了望,低下头说:

 

    “不吃了吧!怎么好意思让你破费!”语调却也不甚坚决。

 

    “没关系的,吃餐饭算不了什么呀!”

 

    他们来到一家看上去环境挺优雅的小酒店,点了几样店里的特色菜,还要了一瓶葡萄酒。开始时江雅婷还有些拘谨,当话题转了文学上后,她渐渐活跃起来,随着话题的深入,江雅婷惊讶地发现对方在文学上的造诣相当不错,尤其在外国文学上阅读量惊人。也不知咋的,张宏道借着酒兴侃侃而谈,把自己在当年文学上的抱负尽情地倾吐出来,那种青春岁月的追求和痴狂,让江雅婷感动不已,他说话时那种强大的气场使她有一种被征服的快乐,心里像小鹿似地跳个不停。而在张宏道眼里,对方羞涩可爱的模样则让他心醉神迷。

 

    从酒店出来后,天色已经完全黑了,路上行人稀少。张宏道借此坚持要送江雅婷回学校,他俩也不坐车,沿着人行道慢慢走着。路上俩人倒说话不多,更多的是沉默,晚风轻拂过来,梧桐树上的叶子沙沙作响,在静谧的世界里听来有如心灵的震颤,别具一种情致。有时俩人互相瞟着对方,眼里闪着异样的目光,心里咚咚直跳,虽内心慌乱,但又很享受这种感觉。他俩虽没明说,但双方都已明白了彼此的心意。到了学校后,他俩又在校园里转了一大圈,直到双方约定好第二天见面的时间和地点后,才恋恋不舍地分了手。

 

    爱情的突然到来,打破了江雅婷一向平谈有序的生活,精神上处于一种持续的亢奋状态。接下来的那些日子里,她觉得自己似乎生活在梦里,整天痴痴的,经常长时间陷入遐想之中,张宏道有意无意表现出来自己的最好一面把她哄得团团转,与他约会成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她没想到与这个工程项目经理的关系发展得如此之快,不到两个星期,她无论精神还是肉体上就全部奉献给了爱情的祭坛。她喜欢并享受着这种近似疯狂的恋爱,丝毫不担心未来的命运,她觉得与张宏道是命中注定的一对,一定会相携着白头到老。她为自己这段多少有点迟到的爱情心满意足并洋洋得意,萌发出一种此生不虚之感。

 

    她兴冲冲地带着张宏道去见自己的父母,一开始就在他们面前摆出一副非他莫属的样子,而二老则大喜过望,张宏道的稳重精明和事业上的前景令他们非常满意。而两位长辈的通情达理也让张宏道心情舒畅,家里的大事小事他都跑去帮忙,俨然成了家庭中的一员,他那未来的岳母什么事都喜欢同他商量,重视他的意见。更有趣的是,每次他和江雅婷有什么分歧,二老总站在张宏道一边,让江雅婷目瞪口呆。

 

    而张宏道那在外地某城市建筑设计院工作的父母,对江雅婷这位漂亮的大学教师也是十分地满意,他那正在上大学的弟弟张宏义,见了江雅婷几面后,就戏谑地口口声声叫起嫂子来,让江雅婷又羞又暗自高兴。他俩谈恋爱才半年,张宏道的母亲就忍不住对他唠叨起谈婚论嫁的事,老俩口也不同他商量就开始为他准备结婚的物品,竟为他们打了一套虽贵重却老式的家具,令张宏道哭笑不得。

 

    不到一年,他俩就结婚了,婚礼热闹得让双方的父母都高兴得流下了不少眼泪,而新婚夫妇则跑到欧洲玩了一圈,他们一起登上了雅典卫城遗址,手挽手漫步于罗马街头,同全世界蜂涌而至的游客挤进巴黎卢浮宫欣赏《蒙娜丽莎》和《大卫》,还在欧洲各地看了好几场歌剧和芭蕾舞剧。

 

    张宏道作为工程项目经理收入是很高的,如今很多建筑公司老板当年都是靠做项目经理发迹的。他把收入基本上都交给了江雅婷,也不管妻子如何花,这让江雅婷大大满足了自已购置书籍和唱片的欲望,刚结婚那些日子里,一有空江雅婷就拉着老公逛书店和音像城买书买唱片,一直到他们那套五室两厅的房子中的整整两间最大的房间堆满了书籍和唱片,才减少了疯狂购买的行为。有很长一段时间,俩人晚上总是呆在家里一起读书听音乐,让江雅婷觉得他们就像宋代大词人李清照和夫君赵明诚那样情深遣绻、意趣横生。他俩把做饭只当做生活的调味品,兴趣来了就下厨弄几个莱,不想做的时候就去外面下馆子。家务活也不多,俩人常在嘻嘻哈哈中就弄完了。这些让平常人家烦人的事情在纯粹的二人世界中似乎都是生活的边缘地带,对他俩的感情沒多大影响。

 

    结婚两年后,儿子文会出生了,生活随之起了很大变化。此前以彼此为轴心的生活,现在各自忙着各自的事情,张宏道成天往工地跑,应酬也越来越多,而江雅婷的心思基本上都放在了儿子身上了。生活突然变得琐屑,仿佛有做不完的家务事,常常只在夜深人静时,俩人才有时间交流几句。下海自己开公司原是张宏道预定的目标,这时候条件也似乎成熟了,他辞了职,成立了自己的宏通路桥公司,就像被绑在战车上一样,只得拚命地往前冲。

 

    江雅婷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保姆曾姨不要做他们的晚饭了。她下午沒课,本来想去图书馆査点资料的,无奈晚上有应酬,得早点回家做些准备,尽管她并不喜欢这些应酬,但她知道无论是做学问还是享受自己的爱好,都需要经济上的实力来支撑,而张宏道则承担了家里经济上的主要负担,所以,尽管她有时为之烦恼,也从不向丈夫抱怨。刚过三点半钟,她就动身离开了教研室,来到停车场上,开着她那辆崭新的宝马车,朝家里赶去。

 

 

发表评论
阅读本文后有什么感受?请在下面发表您的看法吧!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