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精选 爱情散文 生活散文 心情散文 美文摘抄 心情说说 心情日记 人生感悟 励志名言 现代诗歌 对联楹联 励志作文 个性签名 伤感日志 古典诗词 幽默故事 心雅文学网正式更改域名为www.2wx.net 取“爱文学”的谐音,请广大会员以后使用新域名登录,谢谢!

第10章 你最好别动叶微凉3
  男人们盯着江锦夜那张冷傲的,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面孔,不禁屏住呼吸,倒吸一口气,只道:“是。”
  说罢,他们很快就扫除了一切障碍。
  男人们站成了一列,伸出一只手臂来,为江锦夜和张皓戉开了一条开阔的路,开口说话时也不忘了用敬语:“江少,这边有请。”
  一直躲在角落窥视着江锦夜的几个女生见此场景,便忍不住用双手捧着自己的脸羞涩了起来,面色还隐隐约约之间泛起了微红。
  “真的好帅啊,据说他还没有交女朋友呢!如果能成为江锦夜的女朋友就好了,那样的话就可以天天和他腻在一起、天天都能见到他了。”
  成为江锦夜的女友,这可是北川高中的女生们的梦中理想啊~
  可是,这些女生不知道的是,她们的校草、她们的心目中完美的男神江锦夜,对任何一个女生都提不起感兴趣。
  除了……除了那个说自己这辈子永远都只戴着米粉色发箍的、善良的、清纯的、可爱的女生,还能让他很在意。
  但江锦夜清楚的意识到,那不是男女之间的情感。
  当然,他也不会让这种事情在他的人生中,变成现实。
  “你们可以走了。”
  江锦夜冷下表情,丢下了一句话就往楼上走去,张皓戉轻哼了一声,随即也跟了上去。
  男人们望着江锦夜离开的背影,意味深长……
  就这样走了?
  还叫他们走?往哪儿走?还是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不行,绝对不行!他们还是懂得轻重的,这要是让林夏季知道了,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待江锦夜和张皓戉走后,带头的一个男人立即对那个叫阿瓦的男人命令道:“阿瓦,立刻通知大少爷,其余人把这里清理一下。”
  “是。”所有人应道,转头就立马行动起来,毫不懈怠。
  阿瓦立即打开手机拨号打了过去,对方很快就接通了:“喂,我是林夏季。”
  “你这个道德低*的女人,你竟敢对我妹妹下手,也不去打听打听你得罪的人是谁的女儿,谁的妹妹!”
  手机那头传来怨恨和纷纷议论的声音,貌似是在针对于什么人。
  不过阿瓦能从这只言片语中听出来这个“妹妹”指的应该就是方氏企业的二小姐方芷琪,他是认识的。
  那么这个出言不逊的女生是谁?那个道德“低*”的女生又是谁?她跟方二小姐又有什么关系?
  阿瓦没有说话,他握紧手机往后方退了好几大步,试图想从这里一探究竟三楼上方的情况。
  他迟疑了一下,问道:“大少爷,出了什么事?你那边怎么会那么吵?”
  林夏季走到楼梯边,看了一眼眼前的所发生的事情,便说:“阿瓦,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吧!我这里确实有点儿麻烦要解决,所以暂时抽不开身。”
  “大少爷,江氏集团的江锦夜也来了,你打算怎么办?需不需要我们上来帮忙?”
  手机里传来阿瓦的一阵担心的腔调。
  “我知道了。这个事情我自己能处理好的!对了,我已经给李兴贞李医生打了电话,如果他来了务必要好好招待,千万不可怠慢了。”
  阿瓦频频点头,“是。”
  他知道李先生是大少爷的至交好友,所以自然不敢怠慢和冒犯。
  不仅如此,更多的态度反而是尊敬和爱戴。
  林夏季挂了电话,看着现在这种状况,这让他揪起了心。
  叶微凉走到林夏季的身边,见他眉头紧皱,便挽着他的手臂轻声细语地问道:“夏季,你没事吧?阿瓦都跟你说了什么?”
  “没什么,就是……”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两个人走了上来,目光正好与林夏季相对而视。
  霎那,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江锦夜和林夏季的身上。
  这个时候,就连那深沉的呼吸声也在这种僵硬的场合下避免了下来。
  叶微凉也回过头去看,她脸上的笑容在看到那两个男生的一瞬间,突然消失不见了。
  怎么会是江锦夜?他不是……
  还有张皓戉?谁可以告诉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江锦夜这时才恍然回过神来,目光转向叶微凉,对上了她那清亮无比的眸子;那眸子好像具有穿透力,似乎能把一个人的真善和真实想法一一看透。
  张皓戉捂唇涩涩地干咳一声,首先打破了沉默:“是不是感到非常的惊讶?你们是不是很奇怪我们锦夜哥怎么会那么快就恢复了过来?”
  他走近了叶微凉,见到她一脸错愕的表情时,他一下子就得意地笑了起来。
  张皓戉说的话似乎是说给她或林夏季听的,但似乎又不是,仿佛他只是说给其他人听的。
  “我就实话告诉你们吧!那是因为我们有秘密武器,江氏集团研发的特质香草动能饮料是可以快速恢复体力的,这种饮料的功效还能够……”
  江锦夜突然上前,及时的阻断了张皓戉继续说下去,“张皓戉,少给我多嘴!你倘若再敢说一个字,我立马就会让你知道,‘死亡’,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江锦夜这个人的嘴巴真是太毒了,开口闭口、有事没事的时候总是不离个“死”字,连自己的兄弟也不放过,他简直就是天生的负面情绪患者。
  死亡,的确很可怕。
  但这种由人类虚幻出来的不存在的东西,真的离我们很近,是不遥远的;也许上一秒钟还在欢声笑语,下一秒钟就会因为某种原因而导致窒息。
  这只是一种假设,但不是完全如此。
  这个张皓戉也真是的,是想要在林夏季的面前炫耀也好,还是给江氏集团打广告推销新型产品也罢,这些江锦夜都不会有意见。
  只是他也用不着这么拼命地向其他人泄露他们公司的机密吧!
  要知道,如果继续让张皓戉滔滔不绝地说下去,那不仅使得江锦夜本人的形象受到损害,而且还有可能会使公司面临严峻的信任危机,这可不是在危言耸听。
  江锦夜此话一出口,张皓戉顿时冷了场面,于是他便静静地站在江锦夜的身边,一言不发。
  那个站在陈佳雪面前的女生用余光瞟了那两个不速之客一眼,很快就明白是什么情况,她抓住陈佳雪的头发质问:“好啊,他们是你请来的帮手,是不是?”
  说完,她松开手,对着站在旁边的七八个女生说道:“姐妹们,给我往死里打!”
  一声令下,那些女生迅速围成了一群,把陈佳雪活活当饺子包围起来,当着所有的人面打了人。
  “我没有伤害方芷琪,是她自己要……”
  陈佳雪既没有反抗也没有哭喊,就任由这些人对自己肆意妄为。
  “你的相好早就被我们的人支走了,我看这次没了叶家扬的保护,看你怎么办!”
  说完,又是一阵群殴。
  最后,还是江锦夜出面才解决了这个问题。
  “方芷兰,打够了吗?如果你们打够了,那就该轮到我了吧?”他转头又对陈佳雪说道:“脸都肿成这样了,去保健室擦点儿药。”
  陈佳雪愣住了,江锦夜是在关心她吗?他明明是说……
  为什么他说的话、做的事是那样的前后不搭?
  在场的人也愣住了,江锦夜怎么关心这个女生?莫非是他的新欢?想想也觉得不可思议。
  “江锦夜,你是想左拥右抱吗?一个谢湘凜还不够你玩弄,如今还想要这个臭丫头片子做你的情人?”
  方芷兰话刚落音,就迎来江锦夜的一记耳光。
  这一记耳光打得她是脸上无光,颜面尽失。
  方芷兰捂住自己的脸,眼神中充满了怨恨的神情,“江锦夜,你!”
  其他几个女生见状,为避免和方芷兰发生同样的遭遇,便知趣地走开了。
  记得江锦夜是从不打女人的,但像方芷兰这种无理取闹的女生他当然不会手下留情。
  “方芷兰,你自己好自为之。以后最好别再让我听见这些话!否则最后自作自受的人是你自己!”
  没想到江锦夜居然拉着陈佳雪的手准备离开,“跟我走!”
  陈佳雪睁大了眼睛看着他,这个男人果然是让她琢磨不透,眼前的江锦夜跟她前几日见到完全不是同一个性格。
  他似乎,似乎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不,这不是他。
  方芷兰的样子十分委屈,她看着江锦夜和陈佳雪的背影低吼道:“你根本就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德育处的张主任巡视路过这里,刚好看到了这种僵局场面,便不住开口:“江锦夜,你给我站住!这么多学生在上课时间涌出来看你们的‘表演’,难道你就不为你的所作所为负责任吗?”
  张主任把矛头第一个指向了江锦夜的身上,他指着地上的几条早已被人为地损坏的警戒线,言辞态度毫不客气:“还有,还有这一地的垃圾,一定都是你干的!”
  江锦夜并未作任何的解释,他只是冷冷地看着林夏季和叶微凉,然后就拉着陈佳雪走下了楼梯。
  江锦夜那样的眼神中也能令人感受到如此强烈的气场,似乎是在为自己辨白:我该负责吗?该负责任的人的他林夏季才对吧!
  林夏季,叶微凉。
  这两个名字深深地烙印在江锦夜的心上,是那样的清晰,那样的刻骨铭心;却又像根无名刺一样的东西猛然扎进他的内心,
  该死!他心里究竟想的是什么乱七八糟?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这是他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觉!难道自己是染上了“情毒”?
  但,这是什么时候染上?这就是个污点,让他觉得恶心。
  可恶,就算付出一切代价都要抹掉这样的污点!
  江锦夜曾经逼迫自己发了一个重誓,从此将女色视为洪水猛兽,这辈子他也决不会因为一个“情”字而死、而困惑。
  可现在看来,曾经的努力全是白费力气了,一切都要从头再来了。
  但江锦夜和叶微凉之间的旧情旧愫,真的可以从头再来吗?答案是也许会,也许不会。
  “锦夜哥,我……”张皓戉本想跟着他们的,但却被江锦夜一口回绝了:“张皓戉,你就老实地给我待在这里,我和陈佳雪有事情要谈。”
  “这个江锦夜,可真是……”
  张主任突然回过神来,看着眼前这些学生,他又摆出来一副主任的空架子来。
  “你们还傻站这里干什么?都给我回去教室里上课!”
  一个江锦夜管了不也就算了,难道连这些人他都管不了吗?
  “张主任,我们也不想啊,这不,我们这楼的教室都没电,那么黑你叫我们怎么继续上课啊?”
  这些人实际上并不惧怕张主任,因为他们了解这个张主任是欺软怕硬的性格。
  “停电?让我去看看,是不是跳闸了。”
  张主任想了想,准是哪个调皮的学生干的好事情,故意要破坏秩序!自己身为德育处的教导主任,怎么可以对这种事情不管不问呢?
  在二楼楼梯的拐角处,江锦夜停下来甩开了陈佳雪的手,冷冷地开口:“陈佳雪,你自己说!”
  “你想要我说什么?”
  “我想知道真相。”江锦夜接着说道:“那个方芷兰之所以会这么对你,全是因为她妹妹方芷琪对吧?”
  “那不是我的错,是方芷琪在做作。”
  “一句话就透露出你的心计,陈佳雪,你真是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歹毒啊。”江锦夜走近陈佳雪,用眼神逼问着她:“我倒是很想知道你是怎么弄到化学禁品和那本破书的?”
  其实到现在为止,江锦夜和张皓戉都没查清陈佳雪的资料。这个事情看来很蹊跷,化学禁品除了化学教师,也就属一些比较有名门的子弟有这个权利申请提取和单独使用。
  那会是谁给她这么大的权利的?江锦夜想到这里,匪夷所思。
  莫非是李浩宇?
  不可能,李浩宇那个愣头青怎么懂这些东西?传闻中就有很多人说他纯粹就是个理科学渣,但也确确实实是理科学渣渣。
  李浩宇对那些乱糟糟的乱笔鬼符是完全不通的,所以说怎么可能是他!
  但如果换成另一个角度,仔细想想,这还是说得过去。
  毕竟李浩宇是校长的独子,他想在背后搞点儿鬼还是很有可能的。
  再加上,陈佳雪和他那种说不清的关系……那就更不好说了。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陈佳雪听闻,莫名有点心虚。虽然她不清楚是谁陷害自己的,不过她也的的确确有这个想法。
  “从发现那本书弄丢和开始,我觉得不对劲儿,后来我派手的下人去跟踪你,果不出我所料,你真的对叶微凉下手了!不过很可惜的是,你没想到你的如意算盘都落空了,是方芷琪替她背了黑锅吧!”
  陈佳雪深知和江锦夜多说无意,反正他也不会相信的,于是她便把这个罪过全部往自己的身上揽,说道:“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只是我并不知道方芷琪到底是怎么回事,本来我是打算……”
  不知道江锦夜是受了什么刺激,突然把陈佳雪压制在墙壁上,一只大手强硬地捏着她的下巴,另一只手抓紧了她的手腕,语气十分不善。
  “陈佳雪,我劝你最好不要跟我耍这种小心计,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你想害谁我管不着,但唯独叶微凉是你不能动的人。”
  听到江锦夜这么一说,陈佳雪的心里就更加有底了。她努力地挣开他,冷笑道:“看起来你果然很关心叶微凉啊,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应该是你的青梅吧?”
  但她是不会因为这个原因而放弃她的计划的。
  陈佳雪总有一天会代替叶微凉在他心里的位置,成为江锦夜唯一的女朋友的。
  她要让那个污蔑自己的人知道,她陈佳雪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本章完※
  [本文已修正第6版]
  ★重点词汇★
  怠慢:dài\'màn
  危言耸听:wēi\'yán\'sǒng\'tīng
【作者有话】唉,终于修稿完成了√我又可以继续更文ing啦啦~真心憋屈,我回了一趟老家,结果我特么就直接变成蚊子们的美餐了,真是痒死我了!两条腿至今都还没痊愈呢!更可悲滴是,我们那儿木有信号,发不了文!如果不是因为外婆非要留在老家,我真是打死也不想再回去了╯ω╰
发表评论
阅读本文后有什么感受?请在下面发表您的看法吧!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