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雅文学首页 > 标签 > 散文
  • 天下有鬼 日期:2013-01-25 13:51:20 点击:37 好评:0

    见过鬼吗?如果没有见过,最好永远不要见到。 死后将会是什么样子?会去天堂?还是会下地狱?还是什么也没有,化作一团虚无? 有三个问题困扰了很多人,这三个哲学问题分别是。一、你是谁?二、你来自哪里?三、你要往哪里去? 这几个问题谁知道...

  • 那一夜 日期:2013-01-25 13:51:20 点击:65 好评:2

    大白天,寂静的广场,冷冷的阳光白白地洒在浩然帅气而单薄的身子骨上,那双饱含着不舍的眼珠子转悠着,像是在告别千年般的爱恋似的说着永别。明明说好的一会见,怎么心里总会有如此多的不情愿?? 依白像小白兔般蹦跳着离开了浩然的视线,他今天的...

  • 虎子 日期:2013-01-25 13:51:20 点击:68 好评:0

    夏天的一场大雨过后,石头家的门前蜷缩着一只病恹恹的小狗。石头可怜它,把它抱回家小心喂养,没想到小狗康复并且疯长,短短几个月就长得站起了跟石头一般高,并且虎头虎脑,骠悍凶猛,石头取名叫它“虎子”。虎子很是聪明能干,石头扔出一块半头砖冲虎子说:...

  • 神笔 日期:2013-01-25 13:51:20 点击:18 好评:0

    在这间古老的院子里,被阴森的气息笼罩着。自从三年前的一个晚上,这院子的主人一家三口突然消失。而三天之后,他们的尸首都挂在了树林的枝干上,一字排开。 官府判定这是谋杀,但因找不到凶手便不了了之了。有一户姓王的的买下了这里,没想到他们入住...

  • 无 题 日期:2013-01-25 13:51:20 点击:48 好评:2

    一 公路上,一辆牌照为UFO19167白色的越野车在飞驰,车屁股扬起一股灰尘,灰尘在空中打了几个旋后,向两边的树林散去。 “选谁当贪官呢?”小车上,马书记坐在驾驶室的副位子上,双手垫在脑后,整个身子靠在靠背上,微微闭着双眼,一路上都...

  • 记鬼录六 日期:2013-01-25 13:51:20 点击:21 好评:0

    李老大长的高大威猛,本是李家庄一普通之人,生平无其它爱好,只是爱玩麻将。一天又下起了小雨,庄稼人自然干不了农活,李老大就又想着去玩麻将。那天他老婆回娘家去了,他一岁多的孩子在奶奶的怀里一直哭,李老大刚哄完孩子要出门,孩子又哭,如是者三,...

  • 记鬼录七 日期:2013-01-25 13:51:20 点击:21 好评:0

    ——王木匠返家“遇”鬼记 王木匠是王村的“能人”,不仅把田种得好,而且还会做漂亮的家具,但他只在农闲时帮别人打家俱。 一天,王木匠接到村西赵家庄一户人家的邀请去打家俱,他本不想去,但忍不住赵家庄赵老三的“软麻硬泡”及不菲的工钱。...

  • 西施外传 日期:2013-01-25 13:51:20 点击:62 好评:0

    薰衣草有“芳香药草”之美誉,又名“宁静的植物”其拉丁文的名字有:“Lavave”,其叶形优美典雅,蓝紫色花卉序颖长秀丽,是庭院中一种新的多年生耐寒花卉,适宜花经丛植或条植,也可盆栽观赏。它还是当今全世界重要香精原料,在罗马被誉为“香草之...

  • 余家女 日期:2013-01-25 13:51:20 点击:16 好评:0

    江南古镇浓郁着渐凋的层层古韵,时光的脚步无法停留,车轮滚滚向前。周庄、同里、乌镇、盛泽等也在哀愁里一点点淡化,一些足迹尚在,年轻的古老的,但都不如故事里的清晰,构思一段聊斋故事,也只是为还原古镇曾经的模样。 时而的喧嚣虽把小镇紧紧包裹...

  • 陵山 日期:2013-01-25 13:51:20 点击:15 好评:0

    陵山据说在很早以前被称做为灵山,后来因为这里的风水好有一个帝王把自己的墓室选择在了这里。经过了几次的改朝换代,逐渐的就一些人想在这里偷哪位帝王的墓穴。无意中挖断了山里的“龙脉”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山里面就传出了一个地方被称为禁地,具体里...

推荐内容
  • 冬日感怀

    一 清吟促笔字千篇,瀚墨酬情福女虔。 腹有诗书人自雅,心含香韵语偏妍。 二 盈科馨旅...

  • 冬至独吟

    一 堪怜孤影饮双杯,御姐诗吟夺首魁。 万里花丛催慧景,一支独秀亮红腮。 二 举酒羞颜...

  • 你的微笑

    多年前 你的微笑 还在我的心中萦绕 写一首小诗 也会想起你的容貌 写一首豪放的语句 总...

  • 天使

    是梦镜 是现实 我算不清与你的距离 你总是站在云端对我微笑 心中火样烧 爱苗在我心中...

  • 夜归人

    (首发) 轻轻地推开我的柴扉 进来吧, 让我那老旧的柴门 挡住你身后 风雨的尾巴 不要...

  • 笔尖下的情

    砚一盘春色 还是砚一盘秋风 都不是 饱蘸时光的丹青 在那幅无宽无长的锦瑟上 写一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