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可以选择到
博主资料

都市耕牧人

都市耕牧人的头像
  • 会员等级:注册会员
  • 会员积分:303分
  • 空间访问:818次
日志分类
空间公告
最近访客
文档搜索
个人书签
文章

“小神仙”于顺卿 于顺卿在高山镇得“小神仙”这一称号,是由两码事情引来的。 五七年打“右派”时,全村去开会,分成小组讨论。小学的范长河老师分在他那组,此人深度近视,戴那副眼镜就跟两个啤酒瓶子底差不多,可还穷讲究,手拿张报纸,讨论时将报纸垫在屁股下面坐

“滚刀肉”二汉 过去在高山镇家里添了小子,大的小名就叫大汉,二的就叫二汉,三就叫三汉;添了闺女,大的小名就叫大嫚,二的就叫二嫚,三就叫三嫚。不管男女再生就依次类推往下叫,小北石现有一家一憋气儿生了七男六女,这就有了七汉和六嫚。这实际上就是沒文化起不出

老中医和小中医 老中医如果活到现在能有一百多岁了,也像有些医院那么闭着两个瞎眼漫天要钱,他最差也是有上亿的家底了。 小中医如果能把老中医一半的医术学到手,不进北京301医院,也在303医院坐堂,最差也弄个全国政协常委的头衔儿。 老中医和小中医都是高山镇垛鱼顶

“杠子头”李平安 老话儿说“三岁看大,七岁看老。”又说“三岁带着七老相”,这些老话你不得不信,因为都是老辈人总结出来的经验,用现代人的话来说都是经过实践检验了的真理。这些真理用在李平安身上绝对更能证明这-点的。 李平安是高山镇李家沟人,他爹是个笨嘴笨

“酒鬼”冷三 高山镇冷家庄的冷大先生不光医术闻名十里八村的,见识也渊博,是村里公认的权威,他说的啥子话,村民们大都相信。他说,酒鬼分三等,一等酒鬼天天喝酒喝得文明喝得有节制喝得自己舒畅喝得别人也舒畅;二等酒鬼天天喝酒天天醉得稀里糊涂醉得干不成事醉了不

“二牛皮”余克成 余克成跟“谎神”“小和尚”余思跃那烈士是同一个村子的,只不过年岁要比那烈士大两旬。余克成年轻时就好喝酒,一直喝到水米不进了还能喝下二两老烧去。他的酒不是现喝现去买,他喝的酒最起码都是窖藏三年以上的,一打开塞子,芬芳扑鼻,不会喝酒也想

“黑李逵”于振苍 于振苍这老人儿,按辈份俺得喊他老人家叫老老老爷呢。他老人家的性格暴烈、刚强,眼里揉不进半点沙子,俺就打心眼里佩服他老人家这品性。他老人家死于八四年刚单干那阵子,真是死得让人心疼

三掌柜王典礼 三掌柜王典礼老家是高山镇当道村。这当道村是高山镇西出废城地界的门户,因老祖宗将村子建在唯一西出的道路两边,村子得名当道。全村人都姓王,沒有一个杂姓,后来有几家搬到高山镇里边去住了,又繁衍成了二王家、三王家两个村子,那么这当道村自然又有一

“谎神” “小和尚” 余思跃 余思跃,一人占有两个外号,这在高山镇恐怕是独一无二的。别人愿怎么叫就怎么叫,你叫那个俺都答应着,大名小名外名都是些符号,叫什么都是叫,虽说马无夜草不肥、人无外号不发,叫常了什么听着都是顺耳的,只要能少干点活、多吃点好的,身

高山镇的“阿凡提”姜天普 在古老的高山镇,至今还流传着这样一句歇后语:姜天普扛活——人当百众。“扛活” 一词是胶东的一句土语,意思是给财主或富裕人家当长工干活;而“人当百众” 就是当着众人的面说定了的,是不允许反悔的。 姜天普何许人也?据考证,他是高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