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心雅首页 >散文 >生活散文 > 【编辑推荐】 【独家首发】

老土炕

选择阅读字体大小:[ ] 时间:2017年03月24日 17:18 来源:心雅文学网 投稿 作者:田静玮 终审编辑:心雅文学网
   在我们西海固地区的农村,家家都离不开老土炕,老土炕承载着一家人一生的温暖与幸福 ,每个人都对老土炕有着深厚的感情与依恋。
   六盘山地区春秋和冬季大多都潮湿寒冷,就连夏季,人们也要隔三差五的烧烧炕祛潮气。老土炕一年四季都热乎乎的,散发着家的温暖,躺在热炕上懒懒的美美睡一觉,感觉老土炕的硬实平整,闻着炕烟散发出的那股淡淡的柴草烟火味道,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踏实与舒服,那是一种最美的享受。小时候如果乱吃东西肚子疼,妈妈总会说:“不要紧,赶快爬到热炕上暖一暖就好了”。如果感冒发烧,最常用的土方法,就是睡在烫热的炕上,身上压一床厚厚的棉被出一身热汗,感冒往往会很快好起来,老土炕还是祛病的小医生呢。
   记得那时候每到仲夏三伏天时,父辈们都会忙着做盘炕用的炕面子。做炕面要用上好的黄土与铡碎的麦草和成稠泥,再给院子里撒一层细麦衣,然后把一平米左右大的四方木条模具放在上面,放上和好的泥抹平整,一个个炕面就做好了。做好的炕面,晾晒半干时,我们拿着木棍跟着父亲一遍遍的狠狠地捶打,听着被棍子打出 “啪,啪!”响亮的声音,我们就觉得无比的兴奋,就会敲打的更欢了,不知道炕面被我们捶打的是不是很疼,反正我们觉得很好玩。长辈们说只有捶打瓷实了,炕面才会坚固耐用,盘的炕也就不容易被压塌。炕面干的差不多了,得赶快扶起靠在屋檐下的墙根,以免被雨淋坏,等慢慢干透彻了,才能盘炕用。
    盘新炕也是个技术活,得有经验的几个老人们相互配合,炕盘得好烧起来才会热的快而又不会流倒烟。新炕盘好后,还要给炕上撒一层厚厚的麦草“出汗”,用大火烧两三天驱除潮湿气,等干通透了才 能住人。烧炕需要柴草,那时候无论大人孩子,一年四季的闲时间大多都是收集柴草。每到秋天落叶纷飞时,我们放学一进家门放下书包,喝口水或拿半块饼子边走边吃,背上背篼,拿上扫帚就去小树林里抢着扫树叶,树叶扫回来倒在院子里晒干放到柴房里烧炕用。还有牛粪,驴粪拾回来晒干,也都是烧炕的好东西。到了冬天放寒假,一群群孩子每天早晨当太阳刚在大山后面冒花花时,就拿着绳子,刨攫,耙子,背着背篼上山挖柴草,常常是满山头爬满了人,各自占一片柴草多的地方,只听见到处是刨攫与地面的摩擦声和挖柴草“噌,噌"的声音,还夹杂着孩子们的说笑声与吵闹声,初升的阳光温柔的照着寒霜灼灼的大山,大山总是处在一片欢呼的热闹声中。一冬出来,许多的山头常常被我们”无情”的脱去了那层遮羞的黄“草衣",山峰黑黝黝的光脊梁裸露在阳光下,它们羞怯的等待着春天能早点给自己再披上一件崭新的绿大衣。
  老土炕是农家人的半个家,如果家里来了客人,也不管热冷,主人总会说:“上炕坐”。于是鞋子一脱上炕盘腿而坐,主人会给炕上放个四方的小炕桌,端几块烙饼,熬上浓酽的罐罐茶,或者点上一锅旱烟,主人与客人一起围坐在炕上,唠唠家常,谈谈收成,暖暖的土炕俨然是农家人的会客厅,土炕上总是洋溢着暖融融的亲情与爽朗的笑声。
   农家人吃饭,也都是一家老小围着土炕上的小炕桌,一盘咸萝卜菜或酸菜,就着搅团,散饭或煮洋芋,虽然是粗茶淡饭,但却吃得津津有味,其乐融融,觉得老土炕上的饭香菜香,饭菜里更有一缕缕浓得化不开的家的味道。在炕上吃饭,也是一种尊贵的象征,听母亲说,那时候和爷爷奶奶,大爹叔叔们二十多口人一大家子,吃饭的时候只有长辈和男人们可以在堂屋的炕上吃饭,而女人和孩子只有随便蹲在墙角或厨房吃,上炕吃饭那是有严格的家规的。我们小时候,如果家里来客人了,我们也只能躲在厨房里吃,母亲是不让我们在炕上和客人一起吃的 ,可见老土炕在人们心目中显得是多么的尊贵。
   到了寒冷的冬天或过年时,老土炕则又成了亲友们和孩子们的娱乐场所。男人们成群的挤在炕上,吆五喝六地猜拳喝酒或者打牛吊牌,释放一年劳累的压力。一群群孩子们也是这家挤一炕,那家挤一炕,有的打扑克牌,有的满炕翻腾着打闹。记得那年,有天晚上一群调皮的孩子 在堂嫂家大炕上蹦蹦跳跳地闹腾着玩,突然听到“咚”地一声响,炕被孩子们跳腾塌了,一群孩子喊叫着惊慌失措地跳下炕,满屋子顿时乌烟瘴气的,吵闹中突然听到小孩的哭叫声,堂嫂这才恍然大悟的到处找孩子,屋里炕上都找不见,寻着叫声在塌陷的炕洞烟雾中找到了两岁多的小侄女,嫂子慌忙抱出孩子,幸好没事。把孩子掉进炕洞里,这可是稀奇事,看着满身沾满灰土的小侄女,满屋的人都忍不住一个个笑得前俯后仰,欢笑声惹得院子里的狗也羡慕地“汪汪”叫起来。那些无拘无束的欢笑声和吵闹声,一直留在我们的记忆深处,现在想起来,还觉得是那么的亲切而欢乐。更有趣的是,听表姐说,他们那年和几个哥哥姐姐们在我家炕上打牌,不知是谁把一串小鞭炮放在炕上的被窝里往干烤,突然间“噼噼啪啪"鞭炮被烤着响起来,满炕的孩子吓得乱窜乱跳的东躲西藏,等鞭炮响过之后,炕上那床母亲刚拆洗过的花布被子被炸得窟窿眼穿,惨不忍睹,真是让人哭笑不得。那时家里穷,就那么两床被子,也不能扔了,只能留着母亲再重新缝补了。老土炕上演绎的一串串“惊心动魄”的有趣的故事,伴随着我们走过了一个个春夏秋冬,走过了无忧无虑天真烂漫的童年。
   在那艰苦的岁月里,女人们更是常常在老土炕上忙碌着,大姑娘小媳妇们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有绣花的,有做鞋垫的,有纳鞋底的,她们在老土炕上说说笑笑,热热闹闹的做着针线活。母亲有一个不大的针线笸箩,里面装满花花绿绿的布头,各种颜色的衣线,纳得半截的千层鞋底,挽好的桃疙瘩,又细又匀的麻绳,捻线轴,锥子剪子等应有尽有的小物品,它们常常陪伴着母亲忙碌的身影。母亲常坐在炕上的窗户前,佝偻着背,穿针引线,或迎着暖融融的阳光,或半夜三更在煤油灯下,渲染着普通人家平凡而琐细的生活。母亲在老土炕上缝被子,缝衣服,捻线,拧绳绳,那“咕噜噜”转动的小小捻轴,凝结着母亲的勤劳,也孕育着我的成长。母亲用灵巧的双手,缝补着一家人四季的舒适与温暖,那些色彩缤纷的碎布头和五颜六色的一绺绺丝线,串连着我童年绚丽的梦幻。
   乡村的人们,生活简单纯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该醒的时候醒,该睡的时候睡,不会有失眠的痛苦,不会有无名的烦躁,一盘老土炕,睡一家几口,亲亲热热,暖暖和和,释放劳作一天的疲惫,焕发新的精力和能量,人们对老土炕,总凝结着浓浓的依恋之情,现在在城里住的母亲,常常会念叨:“想老家里的那一盘热炕,睡上舒服"。
   母亲那一辈的女人,一般都生五六个甚至八九个孩子, 在临产前,家里人会从绵土洼里挖回那种上好的细黄土,放在太阳下暴晒透彻后,用细筛子仔细地筛过,然后放在锅里用文火慢慢炒熟,装在布袋里备用。等到临产,揭开炕席,铺上一层备好的黄土,女人直接坐在黄土上生产。黄土经过高温消毒,既渗血又能止血,那时候,就是在那样简陋的老土炕上,迎接着一个个新生命的诞生。而每个孩子,也都是躺在老土炕上长大的。听母亲说,她那时候在队里集体劳动挣工分,孩子会爬时,怕从炕上掉地,就给后炕订个小木棍,给孩子腰上拴条布带,把孩子拴在木棍上,干活的女人们三两个小时回来一趟给孩子吃奶,孩子尿在竹席上,渗进炕上,也就慢慢干了。那时炕上没有铺的,只有一张光溜溜的竹席,那竹席也被孩子们触摸得不是这儿烂就是那儿烂一片的,破损处的细竹签子常常会扎进我们的腿上或脚丫子上,母亲便会忙着用小针挑出来。母亲说,我小时候没人抱,睡在炕上两个小脚丫不停地乱蹬,把脚后跟上的皮在光席上磨破了,红彤彤的,由于长时间的磨蹭,两个脚后跟上那块肉也不怎么长了,到大了脚后跟上还差那么一小块肉,害得我穿布鞋老是鞋帮早早地向外趿拉在地,总靸着鞋提不起来,和孩子们玩耍或跑操时老掉鞋,常常很是尴尬,那都是老土炕留在我脚上的印记。
   现在家乡变富了,没有了那些破破烂烂的土房,盖起的新房盘的炕也随之豪华起来了,靠炕的三面围墙低处,都用木板装潢得美观大方,炕墙也贴了各色的花瓷砖,有的人还在炕的一端安放个假床头,乍看像个大床。现在人们的土炕都烧煤,没有了烂柴草的恓惶,一床床新被子五颜六色,炕上铺厚厚的一层,又绵软又舒适。家乡的年轻人都把自己的房子装修得富丽堂皇,但无论怎么装修,唯独没有变得是人们都把老土炕保留了下来, 因为土炕带给人们的是无限的踏实感和无限的温暖。
   时光就像记忆里的方格,在每个格子里,我们都珍藏着那些最珍贵的寒来暑往,岁月悠然,时光荡漾着回忆的涟漪,对老屋那盘老土炕 的想念,又一次温暖了我远在他乡孤独的心,让我感到亲切而温馨。

(终审编辑:心雅文学网) 本文首发心雅文学网:http://www.2wx.net/wen/25046.html


阅读和发表文章请来心雅文学网!免费阅读心雅文学网每天推送的精美微刊内容。

点击下载:

如果你支持本站的发展,请下载该word文档,复制文档的全部内容并将其发表在第三方平台,您的每一份传播,都会为心雅的发展及壮大贡献一份力量.




  • 上一篇:家乡的山泉       下一篇:梦回电大——大结局之宿命篇
  • 发表评论
    阅读本文后有什么感受?请在下面发表您的看法吧!
    用户名:
    作者资料
    田静玮 进入作者空间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作者积分:25 作者金币:0 作者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6-07-13 22:07 最后登录:2018-02-09 07:02
    您可能也喜欢这些文章
    • 写书有趣

      我很早就有写本书的想法,现在动笔虽然迟了一点,但是时机算是正好。以前苦苦为温饱挣...

    • 生活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生命是一场匆匆的旅程,却又包含着多少苦辣在其中,我们总是把生活构造的很完美,但种...

    • 木棉花开的声音

      木棉花开的声音 文/雨霖铃 农历的正月,正是春寒料峭的时候,大地还没有从寒冷凝重的...

    • 梦想,一直在路上

      因为有梦,认真过,改变过,努力过。梦想是一个人奋斗的动力,梦想是一个人动力的源泉...

    • 儿时的端午节

      不觉又快要过端午节了,粽叶飘香,我似乎闻到了粽子的香味,味蕾蠕动,思维随动,不觉...

    • 人生得意须尽欢

      逝者如斯夫,时光美好而流逝得太快,人们常忍不住感叹:人生苦短,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

    • 记忆中的年豆腐

      又有一段时间没吃豆腐了,上街走到一个豆腐摊位,一块醒目的牌子立在摊位前:纯卤水豆...

    • 做书包

      从前有一些美好有趣的事物,总是令人难以忘怀,就说做书包吧,听着就觉得新鲜,但确有...

    • 偷一段时光

      总想偷一段时光,让时光为我停留;总想再一次走进记忆里温暖的时光,再一次温馨着过去...

    • 鬼屋森森

      从我懂事起,就知道村里有一座鬼屋,人称王祠堂,鬼屋怎么又叫王祠堂?谁也说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