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心雅首页 >散文 >生活散文 > 【编辑推荐】 【站长推荐】【微刊推荐】 【独家首发】

记我的乡村农事生活

选择阅读字体大小:[ ] 时间:2017年09月12日 17:07 来源:心雅文学网 投稿 作者:红色 终审编辑:心雅文学网
   又是一个秋天到了。初晨的风,含溢着那条万水河的气息,一阵阵拂面而来,如清露润泽怡人。河的两岸,有一片玉米和大豆,不时的飘来缕缕香甜,不禁让我想起生活乡村的那些农事来......
    我做农事已有三十年余。旧时的一个初春,白雪刚刚融化,十七岁的我便走出了辽阳穆家乡第二十四中学的校门,彻底放下母亲为我缝制的蓝色碎花书包,走进了乡村,做起了农事。十七岁,花季年华,薄手嫩肩,跟在一辆老牛车后面,开始了初春运肥备耕的农事。
    初春,风雪不断,小北风无情的刮着肉皮直达入骨。东方刚露鱼腹,我便来到生产队部,去牛棚牵来一头牛,然后看着车夫麻利的为它套上笼头开始赶车送粪了。
     我跟着车夫把牛车赶到村东头的一个粪场。粪场很大,大如一座座山头。我握着冰凉的锹把,像模像样的跟在车夫后面装车,一副打了几层补丁的黄色手闷子,算是我卸寒用具了。冻得我不时的拧着清鼻涕,接着又是咳。“别干了,你在一边歇会儿,第一次接触这样的农活你算可以啊!”得到了一句小赞,乐得我像一只快乐的燕,扑棱着翅膀围着一根电线杆子来回的奔跑。车夫是我长辈,总是抢着多干些,省去了我的不少力气。我很高兴,跟在人家屁股后面道谢不断,他也是看在我年纪小的份上,多干些也就不说什么了。
    粪场经过了一个冬天,硬如岩石。扬镐舞锹,一个小时的功夫总算是装满了车,这时的太阳从东方地平线上跳了出来,红霞布满半空,乡村的街头巷尾清幽、静谧,只是有几户人家的老黄狗,看着我们的粪车经过门前时汪汪叫个不停。“别理会它,坐稳就行了。”车夫为我助胆,我也不时的调皮学着黄狗叫了几声。车夫则无语,长鞭夹在腋窝下,频频的啜着手中的旱烟蒂,他觉得从指缝间,流出的微弱的烟色也能给他些许温暖,就这样,一袋烟接着又是一袋烟的啜着。
   红霞散去,一座座茅草房上顶炊烟袅袅腾起,农户开始架柴烧饭了。也许是条件反射,我的肚子也叽里咕噜的叫了起来。老牛哞哞——哞哞的颠簸在村路上,不知道路程还有多远,都说老牛走路慢,就算再慢也该到了该去的地方了吧!我心里嘀咕着。
    还有多远啊?我有些急了,不耐烦的问车夫。
    这才刚出村东头,早着呢,最少还有七八里路呢。车夫回应我。
    饿了吗?车夫回头看着坐在后车沿的我发问。
    累、饿,一起袭来。只有不知疲倦的那头拉车老黄牛继续前行。车夫褪下露了棉花的手闷子,拧了一下鼻涕,然后往牛屁股上来回蹭几下,从怀里掏出一个窝窝头掰了一半递给我:嗯!吃吧,先垫吧一口,再拉上几车就下工了。
    半个冰凉的窝窝头,让我感激很久。但我不知道这样的日还能坚持多久,我望着老牛车前行的那条土路,叹声、沮丧,足以看出我一脸的愁云。
    春天已过大半,暖风细细,杨柳吐苞。路边的小草也不甘寂寞迫不及待的拱出了地面,杏花调皮的在枝头,喜鹊登枝报春播了。春播开始了......
    耕马都被赶出了圈门,它们没有愁绪,不时的发出咴儿咴儿——咴儿咴儿的叫声,像似在撒欢。车夫边拍着马屁股边说:休息一冬天了,该干活了哈!然后套上龙套扬鞭播田去了。
    春播,我拎过鞭子扶过犁、倒过粪堆拎过粪箕。扶犁的时候倒是不多,但拎着粪箕骑在垄沟里几乎是天天的事了。每条垄大约一千米长度,远接天边。每天不知道反反复复跨过多少沟沟垄垄。遇上风沙天气,扬起粪堆漫天飞舞。灰发土面,汗水顺着脸颊往下流,黑白相间,露出一道道沟。如不看走相,绝对辨别不出来你是谁,平日爱笑谈,此时我无语。就这样给自己起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灰姑娘!
    有时候队长开恩了,就直呼我乳名:丫蛋儿,换换吧!去撒玉米种吧!我乐得如同马儿撒欢,学着马儿咴儿咴儿的声音。马儿前面拉犁,我后面撒种子,总比扬粪要轻些许。虽然如此,一天播种下来,也足能让你走路趔趔趄趄,望着远接天边的田野,没有什么理想,更没什么祈盼。什么高中大学离我太遥远,我不能怪罪十年动乱带给我的悲苦,只是相信我命运早就属于这片黄土地了。
    很快小苗出土,一片绿色如玉。风助力、
光抚照,小苗长得又快又壮实。这时正直孟夏,很热。小苗一筷子高开始松土锄草了。早上鸡叫头遍我便起床,腋窝下夹着一块窝窝头一块咸菜,跟在人群后面边走边吃,一个小时走到地头儿。
    
在我眼里,农事最累的就是锄禾松土了。时间长,整个夏天都在用锄,围着一棵秧苗上下左右来回的过锄。长垄无尽头,黑土飞扬,大大的太阳如一团火在头顶燃烧。汗水滚落在地渗透土里,滴滴汇成溪,浇灌着棵棵秧苗。
    上午中间有个歇气,
歇气的时候,找个坟头栖会儿。不顾身边有什么,只要不有蛇就能安心的眯一会儿,哪怕十分钟等醒来,减轻不少的疲惫感。
   锄禾当午,热、渴,是农民无法解决的难题。热,一顶斗笠是唯一的遮蔽工具。渴,草沟里的积水是最好的饮料。如干旱的时候,草沟枯竭,一滴汗水流到嘴角如同喝蜜一样的甜。广阔田野,看不到一户人家。只有远处的点点人影,和我们一样在烈日下锄禾,和我们一样正忍受着饥渴。西边地平线上一层层白色烟气,涌浪翻腾,像蒸屉一样清蒸着我们的肉体。勤劳、朴实的人们擦擦汗水一笑而过。不计较,不怨言一门心思的做好农事,期待着秋收五谷满仓的那一天。
    时间如陀螺般旋转飞快,几十年过去了,又是盛秋,我回到了阔别的故园,眼下又是伸镰秋收的季节,我站在那片谷田上,旧事如电影一样一幕幕回放。手背小腿一道道被白刃割伤的碎痕留给了记忆。一碗白饭里,蕴含着多少辛酸、悲苦。襟袖上留下多少汗渍层层不干。世事变迁,
唯有我对乡村的农事生活记忆深深,刻在心底。
    也许是我经历了,让我懂得每一颗米粒来之不易。一碗白饭里偶有一枚稻粒,我会用心的将其剥开,慢慢咀嚼品味,会让我想起在同一黑土地上,与我共农事的伙伴们,不知道他们身处何方,身体健康与否呢?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每一食,便念稼穑之艰难......
  

(终审编辑:心雅文学网) 本文首发心雅文学网:http://www.2wx.net/wen/27687.html


阅读和发表文章请来心雅文学网!免费阅读心雅文学网每天推送的精美微刊内容。

点击下载:下载本文word版文档

如果你支持本站的发展,请下载该word文档,复制文档的全部内容并将其发表在第三方平台,您的每一份传播,都会为心雅的发展及壮大贡献一份力量.




  • 上一篇:秋天的菱角       下一篇:岁月杂记
  • 发表评论
    阅读本文后有什么感受?请在下面发表您的看法吧!
    用户名:
    作者资料
    红色 进入作者空间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作者积分:60 作者金币:0 作者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01-30 16:01 最后登录:2018-06-10 06:06
    您可能也喜欢这些文章
    • 谁是花贼

      七月的荷塘,脉脉流香。无论是月色诱人的夜晚还是如火炙烤的白天,你都会被那一池初绽...

    • 订书机

      老张闲来没事,总要拿书桌上的订书机用两下。咔哒,咔哒!这声音听了几十年,早就刻在...

    • 生活感悟

      退休了,每天清晨起床后到附近的公园、山上,亦或是什么广场去散散步,打打太极拳,呼...

    • 我的小木屋

      我的小木屋 在我下乡插队落户,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两年中,一直住在民兵排长家隔壁...

    • 豺狼无道,人间有情

      令人发指的昆明 3.01 惨案,举世震惊。这是人类的灾难,是文明的耻辱,是人性的黑暗!...

    • 痕迹

      天空不留下鸟的痕迹,但我已经飞过。 -泰戈尔 历史的年轮辗转几千年,多少英雄豪杰曾...

    • 多想和你去踏青

      草绿,天蓝, 和风像邻家小妹 挂一串香包,鸟儿醒了 河水唱着欢歌经过 花朵拍着小手表...

    • 秦腔的记忆

      秦腔的记忆 秦腔,是秦地人特有的戏曲。 秦腔是以浑厚、高亢、古老著称的。秦腔也以抒...

    • 难忘儿时的童谣

      “烟子烟,冒烟我,我是天上的梅花朵,狗捡柴,猪烧火,猫仔洗脸笑死我。”在心里轻轻...

    • 发水鱼

      在乡村度过的岁月中,黄梅天发大水时,捉发水鱼是一大乐事。节气进入六月的初夏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