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心雅首页 >散文 >生活散文 > 【编辑推荐】 【微刊推荐】 【独家首发】

和婆婆在一起的日子

选择阅读字体大小:[ ] 时间:2017年10月10日 07:35 来源:心雅文学网 投稿 作者:红色 终审编辑:心雅文学网
    她,相貌常常,没读过一天书,却深明事理。她,出身寒门,虽贫不贪图便宜。与人交往,从不分斤掰两,乐于吃亏。她,就是值得我信赖、骄傲的好婆婆......
    
婆婆个头稍矮,
眼睛不大,但很有神采。留着齐耳短发,头上总是一左一右地夹着两只黑色头卡,把头发紧紧地拢在耳后面。言语少、不多舌,看上去人敦厚、委实。一身的粗布青衣,凸显了家庭主妇那种“老土”纯朴女性,让我不忘!
    旧日,我嫁过来时二十四岁,婆婆四十五岁,我们在一起的时光刚好十九年她就病故了。她走得似乎早了些,大概是六十五岁。回想起我们在一起清贫的日子里,依偎在婆婆身边,有种十足安全感。当我做事有进步,婆婆鼓励我。
我累了,她是我的肩膀,给我依靠。有位这样的好婆婆在我左右,给我勇气,给予我全身心的爱,足矣!
    婆婆八个儿女,四儿四女。就连我这个外来的儿媳,也视我为亲生般的爱着、宠着。那时的一个夏,我在生产队做农事,每天出工要打早,婆婆早早打开窗子亮起了嗓门:小心、注意安全啊!青草齐腰有蛇出没,咬伤了会丢命......我点点头,示意我听见了。如果我没表情,她会再背一遍听起来让我暖心的几句台词。
    从我早上出工走出门口,婆婆就望着、盼着。直到太阳滚下山了,她便
靠在猪圈门子上,起手遮住眉梢,看着刺眼的光线说:哦,我文快下工了,我得准备架火烧饭了......每天都有这样一个人想着我,记挂着我,回想起来,一生最幸福不过如此了。
    四季轮回,又一个春季到了。初晨的山乡,清幽静谧,到处都有赏不完的景色。门前是一条涓涓细流的小溪,走过石板桥,路过一片苇塘便能看到鹃花、樱花、开满山。缕缕香气紧紧跟随春风的脚步不停的奔跑,如在夜间,打开窗子,足能潜入你梦里,醉到天明。人生,我第一次闻到如此神秘诱人的花香。嗯,现在农事不忙,我倒是想开开眼界去山里走走了,我嘀咕着。
   婆婆早早起来打理猪犬事了。婆婆干活快捷利落,我跟着婆婆屁股后绕来绕去,也不知道该怎样帮忙,就顺便折枚井台周围的嫩绿的马兰叶,嗅着、端详着。婆婆看着我,扬起嘴角微微一:闲了吧?趁农事还没忙,待会我忙完带你去山里转转,你来得时间还短些,自己去怕是迷山了......
    真是说到我心里去了,乐得我学着正在满院奔跑的鸭儿频频点头唤食的声音:嘎嘎——嘎嘎!惊得它们扑棱着翅膀跑到别处啄食去了。婆婆笑我亦笑!
    去!你先去外屋地柴堆与碗架夹缝有个竹筐拿来,顺便采些柞叶回来,给你做上一锅柞叶饽饽吃!婆婆又扬起了脆亮的嗓门,招呼着我。
   婆婆脱下围裙,抖了抖上面的柴草碎秸,拿来采山用具,换上旧衣裤,代上门,同我并肩出去了。
   茅路两侧的细草刚好嫩绿,无名的野花头戴红冠不知疲倦的摇曳在风中,抬眼望去,好大的一座山啊!空气清新、甜润。我撒开婆婆的手,自由奔放。随同鸟的歌声,参加了一场自然界里百鸟音乐会。醉得我忘记了回家的时间,忘记了回家的路。不是婆婆不住的跟我、呼我,早就迷路在大山里,辨别不出南北的朝向了。
   “看!前面就是柞树林子,跨过一道溪就是了,闻到柞叶的清香了吗?”婆婆第一次带我进山,她一脸兴奋的表情,嘴角上扬的那一抹微笑,留给了我终身的记忆
    一片嫩绿、浩大柞树林,霸占了一片山。叶子大如芭蕉扇,枚枚清香浓郁。婆婆采山眼疾手快,一会儿的功夫柞叶采满了一背篓。听婆婆说,这些柞叶回家用线绳串起来挂在屋檐下阴干,一年四季都可以吃到新鲜的柞叶饽饽。现在回想起来,那一年的那一日,柴火土灶上的那一锅圈淀粉面、豆角馅的柞叶饽饽,在我唇齿之间依然留有余香,让我不忘!
   和婆婆在一起的日子真的很开心。因公公体弱多病,放权了家事,一切家事都是婆婆一人担起。一但农事有闲,我和婆婆一起烧饭。她烙馍我挑灶烧火;她浇田我汲水。她打柴我备好刀具一起进山。我真的由衷佩服婆婆的能事,一米五零的个头,八个儿女,一家十多口人的柴米油盐一人扛。养几头猪哼哼——哼哼不住的拱着圈门要吃的,鸡鸭满院的跑觅食,婆婆不露一丝愁绪,不露抱怨,是一位典型的农家妇女。憨厚、勤劳、朴实等美德集于一身。我之所以一生的幸事,就是有一位没读过一天书却深明事理的好婆婆!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婆婆像一只不知疲倦的陀螺,旋转不停的为家事奔波劳累。由于超负荷的劳累,终于病倒了。类风湿的病痛,使她瘸足,到了冬天便卧床不起。糖尿病合并症使她双目失明,看不到一丝光线。那年她刚好五十五岁。
    尽管如此,我还是一样的黏着她,我爱听婆婆唠叨:你身体瘦弱别感冒了,感冒要咳不爱好,采山小心有蛇伤人......说得我只有流泪的份,却不能替她分担痛苦。她那双目失明的眼睛,更看不到我在为她饱受病痛的折磨在梗咽着!
    婆婆一病整十年,饿了我喂给她,坐起来我是她的靠椅,冷了我为她燃火暖炕。需要出去晒太阳,我是她的拐杖,更是她的眼睛。有时候给婆婆讲起我小时候闹人的故事,让她分散精力减轻痛苦,这样也许她能开心几许吧!
    每天早上最开心的事就是为婆婆梳头,这样可以和她面对的交流:妈!等您好了,我们还去采山、打柴?可以吗?婆婆不作声,她露出了一脸的苦笑、那一双浑浊的眼睛,如同挖空了我的心,盼着她快些好起来。
    这十年就这样不离不弃的黏着她,最后还是婆婆不讲情面,不顾及我的感受丢下我去了,那年她六十五岁。
    和婆婆在一起快乐时光整整十九年,现在我也老了,跟随儿女为谋事搬到了城里,倚在楼台遥望山外叹息:婆婆离开我整整二十年了,也不知道她过得可好啊!
   人老了总想着回故园看看,每当我看到河泡子有鸭儿戏水、猪儿拱土或是农家院棱角方正的柴草垛,或是门前圆滑的拴马桩都会让我想起和婆婆在一起的快乐时光,如此的安心惬意!看见那片柞树林我会情不至尽的吧嗒起嘴巴,似乎又吃到了婆婆做的豆角馅的柞叶饽饽,我没齿不忘!
    妈妈!如有来生,我们还做好婆媳,还是一样的黏着您,只要您不烦......

(终审编辑:心雅文学网) 本文首发心雅文学网:http://www.2wx.net/wen/27826.html


阅读和发表文章请来心雅文学网!免费阅读心雅文学网每天推送的精美微刊内容。

点击下载:下载本文word版文档

如果你支持本站的发展,请下载该word文档,复制文档的全部内容并将其发表在第三方平台,您的每一份传播,都会为心雅的发展及壮大贡献一份力量.




  • 上一篇:吃搅团       下一篇:听妈妈讲童年的饥饿
  • 发表评论
    阅读本文后有什么感受?请在下面发表您的看法吧!
    用户名:
    作者资料
    红色 进入作者空间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作者积分:60 作者金币:0 作者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01-30 16:01 最后登录:2018-06-10 06:06
    您可能也喜欢这些文章
    • 琐忆

      我的阅读是从七十年代初开始的。 最先看的是小人书,现在能记得书名的有《智取威虎山...

    • 痕迹

      天空不留下鸟的痕迹,但我已经飞过。 -泰戈尔 历史的年轮辗转几千年,多少英雄豪杰曾...

    • 离歌独唱,醉恋夕阳

      离歌独唱,醉恋夕阳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唐朝李商隐在郁郁不乐中,登上长安的乐...

    • 浦市四方井

      我家后有一条通往浦市的古驿道,父亲告诉我,这条古驿道以前十分繁华,来往的商人、挑...

    • 东西好一点点,生意会好很多很多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好像脑子里一直都有着这么一个观念,就是一定要比别人好那么一...

    • 闹春

      闹春 “闹春?”,我古往今来,有醉春、有赞春、有迎春、有喜春,哪有闹春的啊?可这...

    • 儿时的端午节

      不觉又快要过端午节了,粽叶飘香,我似乎闻到了粽子的香味,味蕾蠕动,思维随动,不觉...

    • 书香女人墨染春秋

      书香女人墨染春秋 女人,一领旗袍,裹住玉体,分外典雅。身姿妖娆,步履轻盈。多一字...

    • 站在冬季的末梢,触摸岁月

      走出城市里季节的错觉,漫步在青石板小路上,有微风拂过发梢,有油纸伞划过眼前,有鸟...

    • 岁月静好

      半滴清泪噙在眼,有着明媚的忧伤。那未肯肆虐的泪水,是少年懵懂的倔强。为感情,为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