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心雅首页 >散文 >生活散文 > 【编辑推荐】 【微刊推荐】 【独家首发】

村里的河埠

选择阅读字体大小:[ ] 时间:2017年10月15日 15:07 来源:心雅文学网 投稿 作者:乡村树 终审编辑:心雅文学网

从前的乡村里都有河埠,农人们家家离不开它,河水是主要饮用水,人们每天要上河埠去挑水,家家灶间里都有一口大水缸,每天必须挑满一缸水,以满足家里一天的用水。另外,淘米汏菜洗衣物,都要上河埠。

我村东边的一条河比较宽阔,和村北的大河连通,是一条活水河,因此河边修建了一个较大的河埠,河埠宽两米左右,从上到下有十来级石阶,这是全村唯一的日常使用的河埠。河埠,在乡间俗称“榻渡”,村东的这个榻渡就叫东榻渡。村后的小河里也有几个河埠,那几个河埠都不大,是供人们刷马桶夜壶,洗屎尿用的。那时村里有不成文的规矩,即刷马桶夜壶,洗屎尿等脏污,是不准上东榻渡的,因那是全村人的水源地,饮用水是绝对不能被污染的。

在一年四季春夏秋冬季节里,清晨是东榻渡最繁忙的时刻,河水经过一夜的静止和沉淀,清晨的水是最清爽的,能看到河底的鱼虾在游动,所以家家户户都要赶早挑水。挑水者一般都是男人,因河埠落差比较高,一担水要从河里挑上去,必须要有足够的体力才能胜任。挑水的人虽然很多,但河埠上秩序井然,大家互相谦让,村里人从没因挑水而发生过口角。在雨雪冰冻天气里,因挑水不太方便,东榻渡就显得比较清静,但有些人家没水用了,硬着头皮也只能上河埠挑水,榻渡上下困难,就一桶桶提水上河埠,然后再挑回去。冬天榻渡上的冰雪,村里有人及时清除,以保证人们上下河埠的安全。

早饭后,东榻渡就成了村妇们的天下,大姑娘小媳妇们,拎着一篮篮家里换洗的衣物,有的拿着棒槌,有的拿着搓衣板,争先恐后上河埠,生怕去晚了抢不上地方。河埠上实在是人满为患了,也只能等人家洗完后再去了。凡是女人多的地方肯定热闹,当然东榻渡也不例外。女人们边洗衣物边说,叽叽喳喳,嘻嘻哈哈,还有棒槌的敲击声、搓衣声等混杂在一起,组成了河埠的交响乐,农人们生活在自然的乡村里,是何等的其乐融融。除此以外,女人们还有边洗着衣物边打情骂俏的,你揭我的短处,我掀你的老底,但没人会因此而反脸。若此时有小伙上河埠,女人们就会捉弄他,冷不丁地在他腿上掐一把,或撩他一身水,小伙不仅不生气,还会自作多情地和女人们嘻哈一阵,心满意足地扬长而去。

上午的东榻渡确实很繁忙,全村几十户人家都离不开那里。村妇们在河里痛快地洗完衣物晾晒好,又要赶紧准备午饭了,她们拎着淘米筲箕和菜篮子,急匆匆地奔向河埠淘米汏菜,那时各家自留地里种的蔬菜无毒,不必像现在这样,先要用水浸泡,然后再清洗。夏天上午淘米汏菜时,东榻渡就特别热闹,淘米汏菜人给鱼儿送去了丰富的饵料,河埠上是人多鱼多,鱼儿们都是来抢食菜虫和米虫的,鱼都是川条鰟皮,当然也有鲫鱼鲤鱼等,不过这种大鱼一般在水底活动,偶尔也有浮上水面的。机不可失时不再来,钓鱼人瞅准机会也来凑热闹,孩子们是来钓猫鱼的,大人们是来钓鲫鱼鲤鱼的,走运时钓上一条大鲤鱼也是有可能的。

东榻渡可谓是村里一个万能的河埠,从前霜降以后,家家都要腌咸菜,农人们用竹编的大苗篮,装满要腌制的雪里蕻、青菜和萝卜等,将它们挑到河埠,然后开始清洗,洗净后再挑到家里,摊在大笾里晾晒,晒到半干切碎腌制。冬春季节里,农人们如大蒜、金花菜、豆苗等蔬菜种得多了,吃不完上集市或进城卖时,前一天黄昏时分,就将摘净的上述菜蔬装在苗篮里,在东榻渡的河里浸泡几小时后,再拿回控水,第二天天不亮就出去卖。过年前,河埠东榻渡也充满了节日气氛,农人家杀鸡宰鹅,准备的鲜鱼肥肉,都要去河里清洗,另外家家都要蒸糕做团,用淘箩去东榻渡河里,一箩一箩淘糯米,由于淘的糯米很多,淘得河水都泛白,河埠上充满了糯米的香味。

我家是村东第二户,东榻渡近在咫尺,上河埠极其方便。孩童时光母亲上河埠洗衣物或淘米汏菜时,我就是个跟屁虫,母亲下河埠洗涮时,让我站在河岸上等着,等母亲洗涮完后一起回家,她不让我们小孩子去河埠,生怕一不留神掉到河里。我十五六岁时,能挑得动水了,父亲为我准备了两只小提桶,家里的挑水任务就由我负责,直到我远离故乡

村里的河埠东榻渡,是我永远难忘的地方。

(终审编辑:心雅文学网) 本文首发心雅文学网:http://www.2wx.net/wen/27842.html


阅读和发表文章请来心雅文学网!免费阅读心雅文学网每天推送的精美微刊内容。

点击下载:下载本文word版文档

如果你支持本站的发展,请下载该word文档,复制文档的全部内容并将其发表在第三方平台,您的每一份传播,都会为心雅的发展及壮大贡献一份力量.




  • 上一篇:听妈妈讲童年的饥饿       下一篇:弯弯的石板路
  • 发表评论
    阅读本文后有什么感受?请在下面发表您的看法吧!
    用户名:
    作者资料
    乡村树 进入作者空间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作者积分:24 作者金币:0 作者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6-06-02 10:06 最后登录:2018-07-06 15:07
    您可能也喜欢这些文章
    • 岁月静好

      半滴清泪噙在眼,有着明媚的忧伤。那未肯肆虐的泪水,是少年懵懂的倔强。为感情,为挫...

    • 痕迹

      天空不留下鸟的痕迹,但我已经飞过。 -泰戈尔 历史的年轮辗转几千年,多少英雄豪杰曾...

    • 浦市四方井

      我家后有一条通往浦市的古驿道,父亲告诉我,这条古驿道以前十分繁华,来往的商人、挑...

    • 书香女人墨染春秋

      书香女人墨染春秋 女人,一领旗袍,裹住玉体,分外典雅。身姿妖娆,步履轻盈。多一字...

    • 闹春

      闹春 “闹春?”,我古往今来,有醉春、有赞春、有迎春、有喜春,哪有闹春的啊?可这...

    • 东西好一点点,生意会好很多很多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好像脑子里一直都有着这么一个观念,就是一定要比别人好那么一...

    • 儿时的端午节

      不觉又快要过端午节了,粽叶飘香,我似乎闻到了粽子的香味,味蕾蠕动,思维随动,不觉...

    • 站在冬季的末梢,触摸岁月

      走出城市里季节的错觉,漫步在青石板小路上,有微风拂过发梢,有油纸伞划过眼前,有鸟...

    • 离歌独唱,醉恋夕阳

      离歌独唱,醉恋夕阳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唐朝李商隐在郁郁不乐中,登上长安的乐...

    • 琐忆

      我的阅读是从七十年代初开始的。 最先看的是小人书,现在能记得书名的有《智取威虎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