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心雅首页 >散文 >亲情散文 > 【编辑推荐】

孟兰亿父

选择阅读字体大小:[ ] 时间:2018年06月10日 20:26 来源:心雅文学网 投稿 作者:小叶紫檀 终审编辑:鱼儿姑娘Forever

     孟兰亿父

作者:小叶紫檀

 

清秋乍临,月色透过树隙,斑驳的倾撒一地,将一丝丝暂入秋意的抖瑟,悄然隐逝在暮霭之中。独坐在皎白如水的夜色里,静静的收听刘和刚演唱的《父亲》,缱绻一份情愫,自心底里溅起一抹忧伤,仿佛依然可见父亲渐去渐远的身影。

父亲去的很早,整整25年了,按家乡老人的习俗,父亲是贴靠在我怀里安然合上双目的,每每回想父亲脸颊淌过的最后一行泪迹,每每都有一种炼狱般的疼痛和自责,心情久久无法平息。

   1992年岁尾,临近春节。父亲刚刚处理完一起极为棘手的案子,身体出现了明显的体质差异,望着父亲却日渐的消瘦身形,母亲即担忧且心疼。在母亲的一再敦促下,父亲这才走进了医院。当诊断结果映入母亲眼睑,那几个毫不起眼的英文缩写“Ca”,仿佛让时光骤然停顿了下来。

洁白谧静的病房,得知父亲住院的消息,案子的当事人前往医院探视。那一刻,母亲用她羸弱无力的双手搀扶起父亲,流露出少有“埋怨”的目光,欲数落对方。然而,即将到嘴边的话硬是被母亲强咽了回去,很明显是父亲的眼神抑制住了母亲的情绪。

母亲这辈子总是数落着自己,嫁给了父亲这样的男人,没享受过一天的清福。母亲含辛茹苦带大了兄妹三人,每个孩子的出生,父亲都不在身边,最小的妹妹一岁多了,父亲这才外调回家,望着陌生男人伸出的双手,妹妹显得格外的戒备和抵触,怯生生的紧贴在母亲的怀里。
   为了父亲,母亲过早的放弃了自己的工作,细心的照顾着父亲! 用母亲的话来说:“愿意放弃自己的工作,换取父亲生命的延续”。在父亲住院治疗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母亲苍老了许多,脸上布满了与年龄及其不相符合的皱纹,无人的时候面对墙壁以泪洗脸。有朋友来探望,还得擦拭去眼泪,佯装坦然的面对嘘寒问暖。任何时候我都没见过母亲会变得如此的坚强。

父亲所处于的年代是一代人笃信理想而从不质疑的的时代。
    父亲走后,母亲常常跟我们说起父亲的那些往事,母亲念念不忘“唠叨”最多的,无疑就是“农转非”的那件事。还在我很小时候,驻地有一位铁路职工为解决家眷“城市居民”户口,因家庭状况未符合当时政策规定,没有予以申报。于是,对方辗转通过熟人,于某日,提着一大袋子糖果、酒水、桔子一起来到家中。父亲尚未下班,母亲礼貌的接待了客人,来人稍坐了会,喧寒了几句,起身向我母亲表达了自己的想法,便就要离开。母亲见状,赶忙提起桌上的礼物让对方将东西带回去。母亲说:“这礼物我们不能收,我会给你的想法转告给老杨,他会按照规矩办理的”。母亲与来人几番推辞争抢。无奈之下,来人勉强接过礼物,趁母亲不注意又将礼物放在桌上,转身快步流星的走掉了。母亲望着桌上的礼物和已经走远的客人,只好让礼物任其摆放在桌上,等待父亲来处理。

放学了,回家的兄长见到桌上有桔子,顺手拿起一个剥开吃了起来,桔子还没吃完,父亲回家了,见此景,父亲叫来炒菜的母亲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母亲将发生的事情重复了一遍,站一旁的兄长看到父亲及其严肃的样子,含在口中的桔子欲咽不能、欲吐又止。父亲没有过多的去责备兄长,因为父亲知道,孩子们连吃一个桔子都是一种朵颐时,内心平添了一份自责和愧疚。父亲凝视了一会摆放桌上的礼物,随后跟母亲耳语一番,只见母亲放下手中的锅铲,解去围裙,匆匆的向屋外走去。不多会,母亲提了一小袋桔子回来,父亲从母亲手里接过刚买来的桔子,从袋子里取出一个最大的放到对方的袋子里。

   一个橘子、一粒糖果看似微不足道,但在那个物质还比较紧缺的年代,对于孩子们来说是极具诱惑的。这件事对我影响很深,以至于一直校正着我成长的轨迹,成为生命里最宝贵的记忆“ 仰不愧于天,俯不祚于人”是父亲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也一直陪伴着父亲,直至划上生命的句号。


父亲是从大山深处走出来的农民的后代,数十年的革命生涯,父亲给自己总结了四句话十二个字“不恋权、不好杯、不敛财、不贪色”,这也是母亲对父亲的一直肯定。父亲居轴处中、克尽厥职,一直没忘记过家乡的建设。父亲的故乡是在一个被大山包围的自然村,交通十分不便利。村中有一条不大的溪流环绕着,每逢夏日,村中的孩子总喜欢在溪水里嬉闹。上学时,孩子们总会将裤腿高高的挽起,涉水躺过小溪去对岸的学校读书。
  南方的梅雨,阴霾连绵,每逢这个时节,溪水便褪去往日里的温驯,溪流会随着山洪的汇集漫过田埂,水面变的宽大而湍急,孩子们只能隔岸兴叹。父亲自大山里走出来的那天起,一直将这件事情记在心里,他知道,走出大山才是孩子们的希望。父亲想方设法筹措资金,硬是在数百年恒古不变的两岸,架起了一座“虹桥”,解决了孩子们上学,乡亲们过河难的问题。
  星转斗移、物是人非。父亲走了,这座被当地村民命名的“齐心桥”,依然承载着大山人祖祖辈辈走出大山的梦想,横跨在故乡流淌的溪水之间。
  “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父亲最后的日子是在出生地渡过的,这里有他太多的童年玩伴和儿时的回忆,把自己的魂选择留在出生地的青山绿水间,留在祖辈们生息繁衍的黄土地,“蹉跎游子意,眷恋故人心。”。

真正的离开,是没有告别的。最终,我们没能留住父亲,只有故乡山野里的小白野菊绽放在新添的黄土堆周围陪伴着父亲,微风拂过满山轻颤摇曳的枝叶婆娑私语,仿佛在为父亲做最后的诵祷。
   送走了父亲,稍加整理自己的心情,去从未去过的父亲曾经日日夜夜工作过的那间独自的办公室,清理属于父亲的物品。倒还真让我失望了,翻遍父亲使用过的办公桌抽屉、文件柜,父亲没留下任何有价值的东西,除了那些摆放的整整齐齐的文件、书籍,就是那份对事业的坦诚,那份纤尘不染的清白。

“又逢每年中元节,纸灰飞作白蝴蝶”。很多年过去了,一直想为父亲写点什么,每每这个时候心情都是虔诚的,那一张张被手工打制的略显粗糙的黄草纸,凝聚五千年沉淀下来的习俗也凝聚了对先辈的怀念,被折来折去的“包封”着。此时我在想:人们总是忽略了对“生”这个词的最佳审视和定义,去迎合“离逝”后遥不可及的缅怀,而去漠视眼前的触手可及。倘若,我们每个人对待自己的亲人更多生时的照顾和陪伴,又何须拘于某种形式呢?每年都要写很多“包封”,写着写着,竟然也会不经意的给自己的名字写入其中,心很是五味陈杂。
   “这辈子做你的儿女、我没有做够、央求你呀下辈子、还做我的父亲。”手机里仍在反复播放着刘和刚那深情的男高音。霎时,泪水已漫过了睫毛的森林,哽咽的喉咙隐隐着痛。。。。。   

   

 

 

(终审编辑:鱼儿姑娘Forever) 本文首发心雅文学网:http://www.2wx.net/wen/31361.html


阅读和发表文章请来心雅文学网!免费阅读心雅文学网每天推送的精美微刊内容。

点击下载:下载本文word版文档

如果你支持本站的发展,请下载该word文档,复制文档的全部内容并将其发表在第三方平台,您的每一份传播,都会为心雅的发展及壮大贡献一份力量.




  • 上一篇:我的三婶       下一篇:梦由心生
  • 发表评论
    阅读本文后有什么感受?请在下面发表您的看法吧!
    用户名:
    作者资料
    小叶紫檀 进入作者空间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作者积分:4 作者金币:0 作者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8-06-10 20:06 最后登录:2018-07-07 11:07
    您可能也喜欢这些文章
    • 年轻的母亲

      年轻的老母亲 昨天晚上父亲打来电话问我,你妈妈现在满头白发,可不可以染一下?我心...

    • 难忘母亲面

      每到夏季,陕北老家的人也有吃凉面的习俗。这些年在城里工作,妻子虽然也经常做,还特...

    • 那年四月,桃花落成殇

      那年四月,桃花落成殇 季节把寒冷搬走,不知不觉的来到了云南偏僻的一个小山村,唤作...

    • 爸爸!您牵挂我到何时

      秋,夜凉如水,夜半丛梦里醒来再也无法入睡。双手抱膝,望着一轮暗淡的残月,觉得是那...

    • 明月照乡愁

      当金桂如约飘香,明月已悄然丰腴,遥悬于中天,盈满乡愁。 刚刚想起这两句今夜明月人...

    • 外孙女的童趣报告

      童趣,可爱,天真无邪。 无邪,是没有歪脑筋,没有邪恶的用心,但并不排斥孩子口齿的...

    • 秋天的怀念

      八月十二日十点多,天气和前一天一样可人。我正常的上课,一切都显得那么平静。 下课...

    • 戚戚离家时

      年味渐渐淡去,又该启程远行了,还没来得及开口说声 离别,娘的泪已湿透了这一条长长...

    • 婆婆,妈妈

      婆婆,妈妈 婆婆清瘦、矮小,但做事麻利,心思灵巧,走起路来依然是板板正正,绝不弯...

    • 亲情,一缕温暖的阳光

      有什么比亲情还让生命感觉温暖,多少年的风雨行是亲情将伤了心的泪烘干,是亲情让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