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心雅首页 >小小说 >乡土小说 > 【编辑推荐】

郭城摔面传奇(之四)

选择阅读字体大小:[ ] 时间:2018年09月10日 06:35 来源:心雅文学网 投稿 作者:都市耕牧人 终审编辑:鱼儿姑娘Forever

第三回:高家村里出狗殡,卓臣一怒离家乡

上回说到1930年阳春三月的一天,高家镇上一夜之间就发生了两件大事儿,这两件大事儿又是啥呢?

高卓臣一大清早跑去告诉“二先生”和“大医生”的两件事,在高家镇上的确是大事儿,是关乎人命和狗命的大事儿。 
  关乎人命的事儿,发生在“南油坊”。夜里,“南油坊”的当家的被人七拥八护地从大上海送回家来了,不是坐轿,也不是骑马,是被放到大红木的棺材里用车子载来的,据说是争啥子地盘被人打死了,身上还有好几个窟窿眼儿。 
  通红的大棺材,就停在沟南那颗“龙头槐”下,让人一下子就想起男人留辫子的早年间里那对因相好而父母不准双双吊死在“龙头槐”上的伸着长长舌头的青年男女,怪吓人的。 
  关乎狗命的事儿,发生在“北油坊”。夜里,穷苦人高富的一副猪皮绳子被“北油坊”的一只大黑狗给嚼烂了,而且吃了几段儿,高富一怒之下将大黑狗用铁锨给铲死了。“北油坊”的老当家的不干了,逼着高富给出狗殡。 

高镇镇上的“南油坊”和“北油坊”是咋的一回事呢? 
  高家镇上座落在著名大山跑马岭的北面,村子建在西山脚下。这西山是很有些说道的。西山南起吴家沟之南,北至二王家以北的沟杨家,形似一条蜿蜒的巨龙横卧在跑马岭的脚下。为啥说这西山是横卧在跑马岭的脚下呢?跑马岭,与它东边的垛鱼顶、北边的林寺山、东北的马石山构成了高家地面上的天然屏障,这四座大山都是巍然挺拔,单看哪一座山也是雄浑苍然,威武险峻!而西山与跑马岭相比,显然就是小巫见大巫了,所以说它是横卧在跑马岭的脚下的。西山这条巨龙,龙头在南、龙尾在北,龙腰被称之为“蚧蚆石”,它的前怀里又抱有一个圆形的饽饽似的小山,这小山气势不凡,称之为“石柱顶”。明末清初,有一大官儿从东而来,走到村东山上,向西放眼一望,慌忙下得轿子来,肃然起敬,连声大呼:西边之山宝地也,山下之村必出贵人也! 
  “石柱顶”前怀便是一条从西山各山涧里流来的泉水汇成的小溪儿,溪水蜿蜒向东,从村子中间穿过,汇入南来的高山河,向北流入石现河。镇上人家分居小溪两岸,不知从哪朝哪代开始,人们便把居小溪之南的人家叫着“沟南的”,把住在小溪之北的人家叫着“沟北的”,沟南的人家是一大家子,沟北的人家是一宗一族,虽是同一个老祖宗在元末明初从山西大槐树下迁来落户生根儿,但沟南沟北却也各有自己的祖宗爷祖宗奶。 
  镇上老高家的祠堂,盖在小溪之北那条繁华的大街北边的街面上,这虽是镇上高姓人氏的共有财产,但却更是沟北人家的荣耀,似乎只是他们沟北人才有权来管理这高家的祠堂,遇到大事儿,沟北人便在这儿议事。高家祠堂,很是气派,占地有近两亩,祠堂的屋顶是宝岭的小瓦,屋脊的两端是琉璃的鸟兽之类的工艺设计,活艳艳的,让人赞叹不已。祠堂的院墙很高,清一色的大灰砖垒成,大门楼子更是气派,举目望去,令人顿生崇敬、威严之感。祠堂重建于清朝中期,西院墙上有石刻镶嵌在墙中,记载了明末清初村人反“徐州贼”的大事,以缅怀因公而牺牲的高启厚老先人。高启厚会武功,尤其拔照厉害。何为拔照呢?拔照就是轻功,能从地上突然拔起跃向空中来打击敌人。当年,高启厚与村人一起追杀一伙四处抢掠杀戮的“徐州贼”来到花园沟时,高启厚因让遍地手指粗的葛子藤条拌住了脚,沒能及时拔起,被一“徐州贼”用刀抹去了头。 
  “大医生”高华亭住在小溪之北,当然是沟北人家那一宗一族的了。 
  沟北人家拥有高家祠堂,沟南人家有啥呢?沟南有“龙头槐”! 
  “龙头槐”生在小溪入村一段的溪南岸一大石碰盖上,浑然天成。这“龙头槐”状如龙头,有四五人合抱之粗,树干中间从下到上是中空的,可以同时钻进两三人向上攀去,老枝苍遒,青枝挺拔,千古不败。“龙头槐”到底生于何年,已无法考证了,少说也在千年之上的。 
  沟南人家把这棵象征高家镇沧桑历史的“龙头槐”看成是神物,就像沟北人把祠堂当成自己的财产一样,沟南人以此为自己的尊严和荣耀,遇有大事情便会聚到“龙头槐”下议事。眼下,这不装有“南油房”当家的尸首的大红棺材就停放在“龙头槐”下,等待沟南人家前来吊孝并商议为其办理后事。 
  “二先生”高鸿臣居小溪之南,自然是沟南这一大家之人了。 
  “南油坊”是沟南的首富人家,是以开油坊发家的,故被称为“南油坊”。“南油坊”后来在镇上又开有粉坊,药铺、兽医铺子。资本积累起来之后,正直壮年的当家人听说大上海是个流金铺银的地方,钱十分地易挣,于是便独自闯进了上海滩。几年下来,挣了多少钱,镇上的人不得而知,眼见着的是据说浑身被打了几个窟窿眼儿装在大红棺材里被送回来放在了“龙头槐”下了。 
  “北油坊”是沟北的首富,也是以开油坊发家的,所以也顺理成章地被叫着“北油坊”。“北油坊”后来在镇上开有商铺、客栈、饭馆儿,家财万贯,富甲一方。 
  死人的事儿,是件最大的事情,别的可以先放一放缓一缓,唯独这事儿缓不得,要及时料理,让死者早日入土为安,这是高家地面上、富水河两岸自古以来传下的规矩,沒人敢破的。 
  “二先生”和“大医生”都来了,先来到“龙头槐”下吊了个孝,尔后被人请到了“南油坊”大院里来了。这两位先生是不请自来的,当然“二先生”的学生高卓臣也跟着来了。在镇上,如果谁家有红白事儿,能请到“二先生”和“大医生”其中一个人,那是事主脸面上有光的事儿,而不请自来,更是事主家的荣耀;如果能将两人一起请来,事主家里人会受宠若惊的!“二先生”和“大医生”同时不请自来,还是沒有这个先例的。如今“二先生”和“大医生”不约而同地来了,即是沟南首富的“南油坊”也被感动得不知说啥才好啊,十六七岁的“南油坊”大少爷高成章、二少爷高显一边流泪,一边反复给两位先生作揖磕头。 
  “二先生”和“大医生”听了“南油坊”两位少爷关于其父亲在上海如何被害的叙述之后,便问他们有啥打算。“二先生”的这两位学生说,大上海如此之大,无法去找人讨说法,更无法报仇去,只有在高家镇上好好做自家的买卖,好好种自家的地,把爹创下的家业继承下来发扬光大,才能慰告爹的在天之灵,也才能对得起“南油坊”的列宗列祖。 
  “二先生”和“大医生”闻听高成章、高显的话,一块石头落了地,紧绷的心弦总算松了下来,两位先生知道“南油坊”这两位年轻的新的当家人长大了,也逐渐成熟起来了。 

“北油坊” 老当家的非逼着高富出狗殡不可,否则就要把高富送大蒿卫的官府治罪。高家镇上的人大都知道,大蒿卫城里那警察局长“歪嘴子” 是“北油坊” 家的一房远亲,送高富去官府治罪,是一句话的事儿,就跟吃块地瓜那般容易。

“二先生” 和“大医生” 从“南油坊” 大院出来,就直奔“北油坊” 大院而来。两位先生身后,当然跟着“二先生” 的学生高卓臣,他认为自己的老师和“大医生” 是自己去报的信儿,他就应该有责任陪伴着两位先生。三人来到“北油坊” 被告知老当家的不在家里,在高家祠堂里议事哩。

“二先生” 和“大医生”以及身后的高卓臣三人迈进祠堂时,祠堂里面传出“北油坊” 老当家的义愤填膺的慷慨陈词。祠堂里那些沟北的年长者发现“二先生” 和“大医生” 踱进来了,都慌忙站起来给两位先生让座,“北油坊” 老当家的也站起来谦让着,但却能看出他脸上还盖着层霜。

落座后,“大医生” 呵呵一说:“俺跟鸿臣兄刚从‘南油坊’过来。”

“大医生”的意思很明白,就是说“南油坊” 的事儿摆平了,摆平了才过来的,因为死人的事儿是天大的事儿,天大的事儿就得先处理,不是天大的事儿就该后处理。

“是的,两位先生辛苦了!”“二先生” 的学生高卓臣赶紧说。

“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吗?”“北油坊” 老当家的把脸一沉对着高卓臣说,“咱们沟北啥时立了新规矩让嘴上沒毛的人来说话议事的啊?”

高卓臣不再说啥,立在“二先生” 身后,但他却一脸的不屑。

“呵呵,俺俩不请自来,”“二先生” 笑着说,“想必老当家的早已明白俺跟华亭弟的来意了?”

“明白,”“北油坊” 老当家的说,“明白归明白,但您说这事咋办吧?”

“一疃本村、一宗一族的,低头不见抬头见,还是算了吧?”“大医生” 笑着说。

“是啊,得饶人处且饶人啊。”“二先生” 也笑着说。

“两位老兄弟说得是这么个理儿,”“北油坊” 老当家的依旧寒着脸儿说,“古语说得好,打狗看主面!俺的狗嚼了他高富的猪皮绳子,他尽可来找俺索赔啊,可他高富牙根儿就没把俺放在眼里,俺又咋能算了呢?两位兄弟,您也别说啥了,按理说该给您脸面,可是如果这事就这么拉倒了,以后啥人都能骑到俺‘北油坊’ 头上拉屎了!”

“二先生” 和“大医生” 在高山镇 第一次有人沒给他俩面子,当两人询问“北油坊”老当家的想如何处理这事时,老当家的说:“让高富给俺的狗出殡,完事了在‘洪兴客栈’吃郭城摔面,让高富请举重的客,否则,就让高富去县里蹲大牢去!”

两位德高望重的人只能无奈地全身而退。“二先生”的四弟说:“操他妈的,老子就是不给他摔郭城摔面,看看他有屌法子吃到郭城摔面?”

“二先生”把脸一沉训斥四弟说:“又要胡说八道?我们能帮高富的也只有做这点了, 我们替他请了这出狗殡的举重客吧!”

“大医生”连忙说道:“鸿臣兄,说好了,费用俺认一半!”

高卓臣心道,这是啥世道啊?

“北油坊”的两个小当家的,只有十几岁,他俩对爹爹说:“就是一条狗而已,用得着这么折腾人吗?”

“北油坊”老当家的把眼一瞪厉声吼道:“两个小兔崽子,你们懂得个屁?不来个杀一儆百,那些穷鬼们往后还不得站在咱们的头上拉屎吗?”

出狗殡那天,镇上沟北那条大街上站满了看光景儿的人。高富披麻戴孝,一步一呼喊:“狗爹爹啊,俺不该打死你啊!”这个人真的像是死了爹娘老子,霜打的茄子似的偃里吧唧的,活像个木偶任人摆布。

那一干抬棺挖圹子的人马在“北油坊”老当家的带领下来到“二先生”家里的“洪兴客栈”吃郭城摔面时,“二先生”的四弟压根儿就没往摔面的卤汤里放盐!当“北油坊”的老当家的端着碗来找他时,他说:“俺,不吃咸盐,所以就不管闲事!你们吃,就自己拿去!”说罢就虎视眈眈地等着那“北油坊”老当家的来找茬儿,预备着痛痛快快地教训一下这个老东西。“二先生”深知他的这个四弟是个眼里揉不进沙子的主儿,怕他再闹出更大的动静来,赶忙过来打圆场说:“老当家的,对不起了,人多事杂,招待不周,俺这就给你们拿盐去。”“北油坊”老当家的深知众怒难犯,也就只好借梯下楼不再吭声儿了。

高卓臣在沟北高富为“北油坊” 家的大黑狗出狗殡之后的第二天,去告别自己的老师“二先生”, 他说他要走出高家,去外面的世界闯荡闯荡,见识见识,看看能不能学点啥回来,改变改变这个不平等的社会,不再让人为狗出殡的事情发生。

“二先生” 心里十分清楚自己的这个学生,虽然他刚二十岁,但他为人处事却早已成熟起来。“二先生” 更知道高卓臣家里的情况,他家里几亩山岭薄地胡弄着几张嘴,日常生活的开销全凭他那勤劳的父亲走街穿巷地做点小买卖来维持,但为了能让儿子读书有出息,他老父亲把裤腰带勒得肚皮贴到后脊梁上都不会眨巴一下眼睛的。如今,高卓臣要走出高家地面去见识一下外面的大世界,必须去求学,他的老父亲才会心甘情愿地同意,否则那是竹篮子打水的事情。想到这些,“二先生” 提笔为高卓臣写了一封求学推荐信,让他去大蒿卫城里的初等中学去找在那当校长的一位姓曹的先生。“二先生” 告诉高卓臣说,这位曹校长见多识广知识渊博,曾经两次来高家拜访过自己,此人思想十分地开明,看事情很不一般,跟着他求学,应该是能学会好多好多东西的。

高卓臣辞别了老师“二先生”,又去向“大医生”和孙彦昌两位师傅告别,然后毅然决然地走出了高家。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终审编辑:鱼儿姑娘Forever) 本文首发心雅文学网:http://www.2wx.net/wen/31537.html


阅读和发表文章请来心雅文学网!免费阅读心雅文学网每天推送的精美微刊内容。

点击下载:下载本文word版文档

如果你支持本站的发展,请下载该word文档,复制文档的全部内容并将其发表在第三方平台,您的每一份传播,都会为心雅的发展及壮大贡献一份力量.




  • 上一篇:郭城摔面传奇(之三)       下一篇:没有了
  • 发表评论
    阅读本文后有什么感受?请在下面发表您的看法吧!
    用户名:
    作者资料
    都市耕牧人 进入作者空间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作者积分:12 作者金币:0 作者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4-06-28 08:06 最后登录:2018-09-11 04:09
    您可能也喜欢这些文章
    • 攀路生·半路死

      “攀路生,半路死!攀路生,半路死……”暮色中,一个提着编制袋的拾荒老头正被一群小...

    • 着道

      陈三结婚时向他借了五千块钱,讲好了过罢喜事就还给他。 可当陈三过罢喜事他去要钱时...

    • 鬼坡阿同

      七月的日头真的像怪物炎魔,火红的一片,烤得大地到处都散发出焦灼的味道。顶着炎魔灼...

    • 郭城摔面传奇(之三)

      第二回:众好汉学艺加身,返乡后各奔前程 上回说到于连江、“二先生”的四弟、高卓臣...

    • 凄惨人生

      雪儿是一个女孩子,今年23岁,在西安上大学,是大四的学生。我们是通过网络相识的。在...

    • 还钱

      去年退休以后,我一直想在六合北山区找个看水库、林场之类的事情干干。倒并不纯粹是看...

    • 求子悲歌

      这是发生在二十年前的故事,是我的家人断断续续跟我讲述的······ 几间低矮的茅...

    • 刀客

      没有关云长的青龙偃月刀,却削过万千头颅;没有张三丰的玄妙太极拳,却被大家称之为师...

    • 选举有效

      墒会镇党委书记办公室里,两股细细的白烟歪歪扭扭地升起漫漫扩散至整个空间,轻轻袅袅...

    • 蛐蛐王别传

      这蛐蛐王是个人,而不是蛐蛐。 因为他爱耍蛐蛐,那种爱还不是一般级别的爱,而是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