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心雅首页 >小小说 >乡土小说 > 【编辑推荐】

郭城摔面传奇(之六)

选择阅读字体大小:[ ] 时间:2018年09月12日 06:37 来源:心雅文学网 投稿 作者:都市耕牧人 终审编辑:鱼儿姑娘Forever

第五回:国英设计捉姜善,连江摔面欲劫人

1933年初,于国英被国民党山东省委任命为郭城四区区长,并兼任海阳武装教练,“七七事变”后他又组建了第四常备队并兼队长坚持抗日,这是后事这里不提。

于国英何许人也?于国英,字次珍,1909年2月16日出生于海阳郭城村,烟台八中毕业。19岁结业于烟台军校,之后在威海任教,1930年在周村稽查处任武装教练。

郭城是海阳四区,四区统辖着高家、朱吴、郭城等地,区公所所在地就在郭城,这里也是于国英的老家。于国英上任四区区长的时候,正是海阳、莱阳、牟平一带共产党人活动较为频繁的时候,而且地下武装力量也在逐渐成长起来。此时,蒋介石正在两湖两广、江西福建等南方各地大力围剿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工农红军,并且下令北方各省也要严加围剿共产党及其武装。于国英在这个时候上任各职,那么他的主要任务也就是对共产党及其武装力量进行围剿了。

一天中午,于国英带着他的区中队来到了于永的“郭城摔面馆”,说是带着官兵来品尝一下郭城摔面,吃完了饭要去执行任务,让于永麻利地摔面,别耽搁了大事。当时,于挺河也在这个“郭城摔面馆”里跟于永闲聊,于是于永就让于挺河帮忙烧火。

在摔面过程中,于永听到区中队队副于善坤在悄悄对另一个队员讲啥子“姜善这下子可是跑不了”之类的话。于永心里一惊:区中队莫非是要去捉姜善兄弟?于是,于永来到烧锅跟前,悄悄对于挺河说:“赶快去告诉姜善兄弟,区中队要去捉他!”于挺河急忙走掉了,向王家庄奔去给姜善兄弟报信去了。这里,于永不紧不慢地一边摔面,一边调做着卤汤,尽力拖延着时间

于国英的区中队吃完了郭城摔面后,便集合队伍向王家庄扑去,可想而知,其结果只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原来王家庄有人向于国英告密来了,说姜善在村里组织老百姓抗捐抗税,并且与牟平一些人往来密切,极像是共党分子,这才让于国英兴师动众地去捉拿姜善。姜善在得到了于挺河的及时报信后,迅速出走王家庄村,去牟平县城里躲过了一劫,从此更加谨慎小心,一般不会在白天里回到王家庄村,即使夜里回家一次两次的,也都是晚回早走。这样,让于国英的队伍几次都是乘兴而去败兴而归,一次一次扑空。于是,于国英不再组织人去捉拿姜善了,这事儿好像就偃旗息鼓了。

过了有接近两个月的时间,姜善也放松了警惕性,回到了王家庄。一天,姜善的干儿子于丙午提了几瓶酒和点心来看他了,爷俩谈风生,谈得十分地投机。吃饭的时间,姜善刚刚端起饭碗,不想于丙午突然从腰里掏出一把手枪指向了姜善的脑门子上,这小子恶狠狠地吼道:“你敢动一动,老子就开枪打死你!”说罢,将另一只手的中指伸进嘴里打了一个凄厉的口哨,立时涌进十几个早已埋伏在外的区中队的队员,将姜善五花大绑起来。这时,于国英从外面踱进屋里,呵呵一,说道:“姜善,你躲过了初一,还能躲过十五吗?记着吧,再好的狐狸,也是斗不过好猎手的!”说完,一摆手,让他的手下押走了姜善。

原来,捉拿姜善扑空之后,于国英改变了战术,停止了捉拿姜善,他要以此来麻痹姜善,达到捉拿姜善的目的。在这期间,于国英了解到姜善有个干儿子叫于丙午,于是将于丙午捉到郭城四区区公所。

这天,于国英派手下将于丙午五花大绑地带到了刑讯室,他指着那些各种各样的刑具,阴阴地说道:“于丙午,你知罪吗?”

于丙午吓得战战兢兢,早已是大汗淋漓,结结巴巴地说道:“区区区……区长大大……大人,俺俺……俺没没……没犯啥法啊……”

“没犯啥法?”于国英突然大吼一声,“你私通共党,还敢说没犯啥法?!”

闻听此言,于丙午扑通一下子跪在了于国英的面前,连声大呼:“冤枉啊,区长大人,冤枉啊,俺可是老实巴交的庄稼人啊!”

于国英单刀直入地说道:“区政府怎么会冤枉你?王家庄的姜善是共党分子,你又是姜善的干儿子,你不是私通共党那谁又是呢?”

“区长大人,俺可不知姜善是共党啊!”于丙午磕头如捣蒜地说,“那是俺小的时候,俺爹给俺认的干爹啊,俺爹也死了五六年了,俺压根儿不知他是共党分子啊,区长大人 啊!”

于国英一看这个于丙午就知道这是个贪生怕死的家伙,心里更加有数了,知道自己的计谋成功了一大半了。于是,于国英说道:“你是不是共党分子,就看你的表现了,要想活命,就得听从本区长的话了!”

于丙午闻听此言,立即连磕几个响头说道:“只要区长大人饶俺一命,俺啥都听区长大人的!”

……

就这样,于国英软硬兼施,将于丙午收在自己的手下,委以一个小官儿,并应承捉到了姜善之后给予重赏,于是这才出现了姜善被于丙午吃饭时用手枪指向了脑门子的事情。

姜善被于国英捉进区公所之后,用尽了刑法,也没能从他的口里掏出点有用的东西,无奈之下,于国英只好决定把姜善全副武装地押送到海阳县城凤城。

从郭城去县城有东西两条路可走,走西线经过朱吴,这里隔莱阳的万第镇近,共产党活动频繁,遭到伏击抢走姜善的可能性大;走东线,经过高家、盘石店、留格,路途远,翻山越岭,但是保险系数大。于国英决定押送姜善去县城走东线,于是他们用铁丝穿透了姜善的千金骨,把姜善绑在了前后有骡马驮起的舢子(形似一种轿子)上,并且动用了荷枪实弹的一个区中队的兵力来押送。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押解姜善去县城凤城的头两天,于永的“郭城摔面馆”来了一男一女两个人,男的四十多岁,女的二十出头,打听于善民。于永和于挺河问他们来找于善民干啥,来人说听人说于善民京胡拉得好,是来拜访的。于挺河心生一计,对来人说道:“原来如此啊,走,俺带你们去找于善民!”

于善民何许人也?于善民1912年生于郭城村,从小失明。他的父亲叫于济川,家境殷实,因而他从小听留声机长大。于善民拜同村的孙吉宝为拉弦的启蒙老师,积极好学,刻苦钻研,对戏曲尤其是梅派京剧戏曲十分通熟,对京胡、二胡、锣鼓、戏剧场次无所不通,无所不晓。于国英上任四区区长后,一是爱才心切,二是动了怜悯之心,于是将于善民调来区公所专门看守电话总机,让他自食其力。

原来来人都是万第镇的人,那女的叫赵华,是万第戏班的一个著名的旦角,她的拿手好戏是唱梅派戏《宇宙锋》,遗憾的是配弦的不精,所以她便与爹爹前来拜见于善民。

于挺河自报奋勇带赵华父女去区公所找于善民只有他的打算,他想借此机会探听姜善的情况。于挺河带着赵华父女来到了区公所,站岗的通报了情况后,于国英说区公所是政府和军事重地不允许闲人随便乱进,再说过两天就要把共党分子姜善押解到县城,以防节外生枝,于是就让于善民走出了区公所。于挺河从于善民的嘴里了解到了于国英准备过两天就把姜善走东线押解到县城的情况,心中大喜,他把于善民和赵华父女领到了于永的“郭城摔面馆”,自己立即动身去了蜜蜂涧找于连江商议如何解救姜善去了。于善民在“郭城摔面馆”里,为赵华的梅派唱段《宇宙锋》配了弦,两个人配合得真叫个天衣无缝,都有相见恨晚的感慨。赵华在这里要请于善民的客,于善民说到了俺家里哪里有让客人破费的道理,于是他做东请赵华父女第一次吃到了正宗的郭城摔面,他们的故事就此打住,以后再述。

于挺河找到了于连江,两人商讨好了解救姜善的行动计划,于第二天就去了高家,在“二先生”的“洪兴客栈”住了下来,他们让“二先生”的四弟找来了高地,四个人秘密制定了解救姜善的具体计划。

第二天,西石现正好赶山,于连江、于挺河、“二先生”的四弟、高地等人做了简单的化妆,叫上了十几个同门练武术的年轻师弟,在郭城去县城途径西石现的道路上拉起帐篷,开始了摔面。之前,于连江对“二先生”和孙老拳师说他们几个师兄弟准备去西石现趁着赶山摔面挣两个钱,背地里却告诉师兄弟们要去抢一个兄弟,人人都不准轻举妄动,一切听他的指挥行事。

于连江等人摔面的地点就设在西石现北山赶山的下面,赶山的人山人海,四邻八乡的人来品尝郭城摔面的很多很多,络绎不绝。于连江、“二先生”的四弟、高地轮番上阵,手里舞弄着面团,三拉四摔,长长细细的面条就摔出来了。支在道路中间的两口大锅,炉火正旺,热气腾腾,一阵阵卤香弥漫在四周的半空中,沁人心脾。这让那些日复一日在土里刨食的庄稼人开了眼界,享受到了郭城摔面的美妙和纯香。

中午时分,于国英的区中队押解着姜善来到了于连江他们摔面的地方。于国英骑着高头大马,全副武装,区中队几十个人也是荷枪实弹,凶神恶煞。姜善被用铁丝穿过千金骨,铁丝绑在舢子两侧的扶杆上,双手反剪在背后捆绑着,面对凶恶的敌人,姜善不屑一顾,威武不屈。

于国英看到路被一伙摔面的人给挡了,叫停了前进的区中队,他让手下提高警惕看住犯人。他跳下马来,四周察看了一番,决定在这儿吃午饭,于是大声喊道:“谁是掌柜的?过来一下!”

“二先生”的四弟沉着地走过去,朗声说道:“客人有啥吩咐?”

“给做四十三大碗摔面,要快!”于国英说,“不要耽搁了我们赶路!”

“二先生”的四弟回到于连江的身边悄声问道:“咋办,动手吗?”

于连江看看于挺河,说道:“没想到于国英用这么多的兵力啊!”

“是啊,”于挺河说,“这是咱没想到的啊!”

“动手吧,”“二先生”的四弟说,“咱突然动手,他们有枪也没啥大用的!”

“别莽撞,”高地说,“就是动手,也得等他们吃摔面的时候。”

于连江点点头说:“是的,看看情况再说。”

说罢,于连江迅速地点数了一下于国英的人数,于国英手下有四十个兵,两个赶舢子的庄稼人,他们四十三个人,就要了四十三碗摔面,这就说明了于国英没打算让姜善吃饭。于是,于连江心生一计,对于挺河、“二先生”的四弟、高地三人说道:“一切听俺的,记住了,俺只要一摔碗,马上行动,高地兄弟一定要先控制住于国英,这就叫擒贼先擒王!”

于连江布置完了就吩咐赶紧摔面,于是他和“二先生”的四弟、高地三人霹雳啪啪地开始摔面,不大的功夫,面条下锅,捞面,上卤,四十三碗摔面就做出来了,于国英的人要开始吃摔面了。这时,于连江高声喊道:“长官,你们都吃摔面,不给那个犯人一碗吃吗?他吃了今日的,还不知能不能捞着吃明日的,不能让他饿着啊!”

“是啊,不能饿着他啊!”众人也都帮着喊道。

“给他吃摔面?你去喂他吗?真是吃咸盐不多管闲事不少啊!”于国英不悦地说道。

“好,俺就做回大善人!”于连江痛快地说,“俺去喂他!”

于连江说罢端起一碗摔面,拿起一副筷子,就直奔姜善而去。

被用铁丝穿过千金骨又绑在舢子两边扶杆上、双手反剪绑着的姜善在于连江大声说话的那一刹那,就听出是于连江的声音,他放眼望去,不仅看见了于连江,还看到了于挺河,他立即就明白了这是怎么的一回事儿了:兄弟们这是利用摔面的机会要抢回自己啊!顿时,姜善的心里掠过一阵惊喜与温暖!但是,这种惊喜与温暖刚一掠过,他就告诫自己一定要设法阻止他们的行动,决不能让兄弟们为了救自己做一些无为的牺牲,因为于国英的实力太强大了!正当姜善思谋之际,就看见于连江端着一碗摔面直奔自己而来。

于连江奔过来,站在姜善的面前,低声说道:“兄弟,您受苦了,今天我和兄弟们是来救你来的!”

“千万不可啊!”姜善急忙说道,“敌我实力相差太大,不要做无为的牺牲啊!”

“可是,俺不能眼看着兄弟你……”于连江说。

“俺一个人死了不要紧的!”姜善说,“要保住兄弟们啊,这都是以后的革命力量啊,你我都没有权利让他们去牺牲的啊!”

“那……”于连江犹豫着。

“听俺一句话,兄弟!”姜善说,“保护革命力量,才能为俺报仇啊!”

于连江含着热泪把这碗郭城摔面喂给了姜善,之后默默地走回到了兄弟们那儿。于挺河、“二先生”的四弟、高地等人围过来,于连江轻轻地摇了摇头,摆摆手,众人这才安静下来。

几天之后,姜善在县城被国民党反动派枪杀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终审编辑:鱼儿姑娘Forever) 本文首发心雅文学网:http://www.2wx.net/wen/31546.html


阅读和发表文章请来心雅文学网!免费阅读心雅文学网每天推送的精美微刊内容。

点击下载:下载本文word版文档

如果你支持本站的发展,请下载该word文档,复制文档的全部内容并将其发表在第三方平台,您的每一份传播,都会为心雅的发展及壮大贡献一份力量.




  • 上一篇:郭城摔面传奇(之五)       下一篇:没有了
  • 发表评论
    阅读本文后有什么感受?请在下面发表您的看法吧!
    用户名:
    作者资料
    都市耕牧人 进入作者空间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作者积分:18 作者金币:0 作者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4-06-28 08:06 最后登录:2018-09-13 06:09
    您可能也喜欢这些文章
    • 凄惨人生

      雪儿是一个女孩子,今年23岁,在西安上大学,是大四的学生。我们是通过网络相识的。在...

    • 韦娘

      这是一个不南不北不东不西的小镇,没有北国那份骤烈、也不似南国那般的轻柔;虽然也有...

    • 选举有效

      墒会镇党委书记办公室里,两股细细的白烟歪歪扭扭地升起漫漫扩散至整个空间,轻轻袅袅...

    • 媚女华诞情人节

      在很多很多年前的正月十五这天晚上,大月亮圆白得极好,一位李姓府邸的夫人肚子圆润了...

    • 阚氏五虎

      阚氏五虎 王霁良 1 在鲁西南,有一条流经我家乡苟镇的大河,叫红卫河,开掘于 1966 年...

    • 鬼坡阿同

      七月的日头真的像怪物炎魔,火红的一片,烤得大地到处都散发出焦灼的味道。顶着炎魔灼...

    • 树上瓜棚

      路翎这小子鬼精,知道他的人都这样说。 初春,天气乍暖还寒,小河对岸秋菊家的瓜地还...

    • 傻子放牛

      傻子天生是个牛娃,每天吃了饭就知道放牛,与又壮又雄的大水牛玩耍。 傻子与大水牛的...

    • “潘精华”和他的“兵”们

      【1】上任第一天,有人就想给他个下马威 九月一日,开学的第一天。学校操场上。 级部...

    • 送终

      坐在婆婆的床边,看着婆婆憔悴的脸,媳妇突然想哭。 这个把她教训了几十年的厉害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