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心雅首页 >小小说 >精短小说 >

八斤奶奶(短篇小说)

选择阅读字体大小:[ ] 时间:2018年12月24日 06:02 来源:心雅文学网 投稿 作者:都市耕牧人 终审编辑:鱼儿姑娘Forever
八斤奶奶小说
八斤奶奶家里出事儿了,而且在高山镇的乡亲们看来是出了大事儿了,因为她的三个儿子同时被捉进了镇上的派出所,在里面蹲着呢。
八斤奶奶的本名不叫八斤,而是她丈夫的小名叫八斤,虽然在村子里他们的辈份极高,人们背地里依然敢叫她丈夫的小名——八斤,大人小孩都叫他八斤爷爷,也就顺理成章地叫她八斤奶奶了。
八斤爷爷叫吴友德,一出生来到这个世界上,他那小脚的奶奶用称一称正好八斤重,于是小脚奶奶就说就叫这小子八斤吧,从此人们就喊他八斤或八斤爷爷,很少有人叫他吴友德,只有在村子里开会点名或唱票啥的人家才会喊他吴友德。
八斤奶奶叫尤小慧,自从从废城地面上的尤庄嫁到这高山镇跟上八斤爷爷之后,八斤奶奶就成了她的名号了,也再很少有人叫她尤小慧了。
在高山镇上,人们都说八斤爷爷和八斤奶奶是前世早已定好了的姻缘,是天猫地狗,是绝配,人们随随便便就能举出几例来证明这个论断。
就说那年那件事儿吧。
那年春天的一天,正逢高山镇赶集。这高山镇三五十村就这么一个集市,人们在赶集这天上午是不出工的,都要去赶集,这在高山镇几乎是约定俗成的。这天,八斤爷爷也来赶集了,他不是来买啥,而是来卖锅盖子的。啥锅盖子呢?就是一种黑米高粱秸秆的前截儿用粗钢针穿了细麻绳儿缝制起来的挺杆盖子,蒸馒头馍馍啥的不会往上淋水的。八斤爷爷拿着八斤奶奶缝制的几个盖子含着旱烟袋抽着烟儿悠悠闲闲地在等着买主。这时,镇上中学管后勤的杨主任走过来了,他拿起一个个盖子反复地比较着,最后选中一个问多少钱,八斤爷爷说不贵五块钱一个。杨主任正要掏钱付钱,突然不知从哪儿窜出一小个子妇女来,这妇女对八斤爷爷说:“同志,俺也看中这盖子了,俺给你六块钱,卖给俺吧!”八斤爷爷听到这话连声说:“好好好,谁给的钱多,俺就卖给谁!”杨主任紧抓住那个盖子,斜着眼儿打量了一下这个来加钱抢买盖子的小个子妇女,心道:他奶奶的,你竟敢与俺来加钱抢这盖子,真是瞎了你的狗眼了,俺是给公家买,不差钱的,俺就不信你能比俺学校还有钱?奶奶的,今天不把你比下去,老子就不姓杨了!于是,杨主任脱口说道:“俺给七块!”
“俺给八块!”小个子妇女脸红脖子粗地说。
“俺九块!”杨主任不甘示弱。
“俺十块!”小个子妇女掏出十块钱。
众人聚拢过来,看起了光景儿。
杨主任掏出两张十元,扔给八斤爷爷,说道:“俺给二十!”
小个子妇女收起自己那张十元钱说:“你留着吧,俺沒你钱多!”
杨主任提着盖子愤愤然地走去,心里骂道:你个二百五的呆货,竟敢与俺争抢,呸,你够格吗?哼哼,你才有几个钱?!
走出十几步后,当杨主任胜利而骄傲地回头看时,他傻眼儿了,因为他看见八斤爷爷与小个子女人正在亲密地又说又
原来,小个子女人就是八斤奶奶。
如今八斤奶奶的三个二十郎当岁的儿子犯事儿了,看官,你道是为啥?这还得从头说来啊。
八斤爷爷在吃大锅饭时就干着村里的治安主任,如近都分田到户三四年了,他仍然还是稳坐这把官椅子。八斤爷爷干着这治安主任,自有他自己的一套做法,他断案料事犹如神仙,偷鸡摸狗的事情在他那里三下五去二就办完了,甭管这事儿人家服不服,他都得好好地教育人家一翻,然后了事儿,从不把人送派出所的。生产队里的苹果被人摘光了两棵树,八斤爷爷就会推断出是张三所为,因而把张三叫到大队部里的专政办公室,软硬兼使地教育一通,尽管张三极力喊冤,八斤爷爷总会瞪起眼来说道:“妈妈的,想进派出所吗?进去就得脱层皮,别怪俺心狠手硬!”于是,张三满腹委屈又怕遭到麻烦被扣去两个劳动日的工分后垂头丧气地回到家里。生产队里的青棒子被人偷去两篓子回家煮着吃了,八斤爷爷就会推断出是李四偷去青棒子,于是把李四叫到大队部里的专政办公室里教育一通,李四说抓贼捉脏捉奸捉脏凭啥捉俺?八斤爷爷把眼一瞪说道:“妈妈的,想进派出所吗?进去就得脱层皮,别怪俺心狠手硬!”,李四只能像死了爹娘老子一样丧气,被扣去一个劳动日的工分后回家生闷气去了,怨天怨地怨自己倒了八辈子的血楣。
时间一长,村里的张三李四王二麻子们便总结出一个结论说八斤爷爷是在贼喊捉贼!八斤奶奶闻听后,就在街头巷尾为八斤爷爷辟谣,小个子的八斤奶奶跳着脚说:“天啊,这不是在冤枉好人吗?俺家当家的可是治安主任哩,他是一心为村里做事的,这么诬陷俺,这不是成心往俺头上扣屎盆吗?胡说八道的人,是想进局子里蹲两天,还是想带手镯吃花生米儿?!”八斤奶奶跳得有半尺高,把那地跺得嗵嗵地响,唾沫星子满天飞。办事儿路过这儿的杨主任,听听这话儿,再看看这架式,摇摇头说:“唉,此地无银三百两啊!”八斤奶奶耳朵尖得很,听到这话追过来质问道:“你说这话是啥意思?”杨主任赶紧自圆其说:“沒啥意思,俺是说俺学校里钱不多,只有三百两银子,俺再也不敢胡花乱花了!”八斤奶奶小嘴儿一撇道:“哼哼,这还差不多!”说罢,眼晴一斜刺,白多黑少,昂昂然走去。
八斤奶奶这三个愣头青儿子这次栽了,令八斤奶奶伤透了脑筋,不仅八斤爷爷面上无光别再占着那把治安主任的椅子了,而且栽在谁的手里都没搞清楚。
八斤奶奶的三个儿是栽在六筐桃子上的。
那天,村人吴老贵就要上市的桃子不知被谁偷去了不少,接到报案后,八斤爷爷正要推算一下是哪个小子做的案,突然派出所新来的王所长带着几个民警闯进了他的家,告诉八斤爷爷有村人去派出所报案说看见他的三个儿子去偷了六筐桃子。民警们在八斤爷爷家里搜出了六筐桃子,带走了他的三个儿子。之后,王所长带人又返回来了,告诉八斤爷爷又有村人去派出所报案说亲眼看见他的三个儿子在前些日子去镇上服装厂偷了一大宗衣物,民警们在土炕下的地瓜窖子里搜出了服装厂被盗的一大批裤子。
八斤爷爷连声大呼:“完了完了,彻底完了,原来早被人家盯上了啊!”
八斤奶奶说:“俺得去趟派出所给三个儿子递个话去!”
“能行?”八斤爷爷疑疑惑惑地问。
“瞧俺的吧!”八斤奶奶坚坚决决地说。
八斤奶奶提上几个棒子面的饼子和一碗咸萝卜,来到派出所那看押室,看押人员不让八斤奶奶进去。八斤奶奶说道:“同志啊,这就是你的不是了,为啥这样说呢?你想,子不教父之过啊,如今这三个畜生都犯法了,俺当妈的应当开导开导他们,训斥训斥他们,让他们好好坦白,早日重作新人,是吧?”
那个年轻的民警觉得八斤奶奶说得在理儿,再说在眼皮子底下,他们是不可能串供的,于是便打开门锁放她进去了。
八斤奶奶进去后,放下盛饭的篮子,先在毎个儿子脸上打了一巴掌,然后开始训斥起来:“畜生们,竟敢背着俺干些犯法的事儿,一定要老老实实坦白,争取政府的宽大处理啊!”
临走时,一一抓住每个儿子的裤子说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啥都要交待啊!”
后来八斤奶奶的三个儿子都主动交待了偷盗被服厂裤子的事情,得到了从宽处理。
八斤奶奶的三个儿子服刑还沒回来,八斤爷爷在地头歇息时,被一棵无声无息倒下来的大树砸着了脑袋而死亡了,村人都说是遭到老天爷的惩罚了。
(补充说明:八斤奶奶在八斤爷爷死后改嫁本村一个老光棍汉,一天老光棍胃疼得厉害,八斤奶奶便陪着去县医院就医,医生告诉八斤奶奶说老光棍得了胃癌,于是八斤奶奶把老光棍一人扔在医院里,独自一人回家急三火四地把老光棍养的两头大黄牛卖掉了。结果,医院误诊,老光棍只是胃炎而已,老光棍回家后,要出卖牛的钱,坚决地把八斤奶奶赶出了家门。从此,八斤奶奶便开始了拣拾垃圾,直到有一天人们发现她死在垃圾场里为止。)
(完)

(终审编辑:鱼儿姑娘Forever) 本文首发心雅文学网:http://www.2wx.net/wen/31813.html


阅读和发表文章请来心雅文学网!免费阅读心雅文学网每天推送的精美微刊内容。

点击下载:下载本文word版文档

如果你支持本站的发展,请下载该word文档,复制文档的全部内容并将其发表在第三方平台,您的每一份传播,都会为心雅的发展及壮大贡献一份力量.




  • 上一篇:送猪(短篇小说)       下一篇:请你为我作证(短篇小说)
  • 发表评论
    阅读本文后有什么感受?请在下面发表您的看法吧!
    用户名:
    作者资料
    都市耕牧人 进入作者空间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作者积分:297 作者金币:0 作者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4-06-28 08:06 最后登录:2018-12-25 06:12
    您可能也喜欢这些文章
    • 采砂记

      王勇与他媳妇隔着一堵厚实的玻璃墙,右手抓着电话听筒,静静地听着她的诉说,眼里不断...

    • 追梦岁月

      追梦岁月 罗沧 少年离家闯荡 我们常言道:光阴似箭,日月如梭。那是在四年前的九月,...

    • 卖酸粉姑娘的爱情

      我比他早两年进入蔡府。那天夜里,老爷从外地回来,进门时就带着他。 老爷说:“他缩...

    • 梦的种子

      梦的种子 文/盛珠珠 叶子从来没想过她跟泽西的婚姻生活在没开始之前就已经早早的结束...

    • 叶婶的故事

      有一天,家住国道旁的叶婶刚吃完早餐,正在家里涮锅洗碗,只听到门外传来一阵紧急刹车...

    • 周末.谁将我碎尸?

      周末 . 谁将我碎尸? 文 / 盛珠珠 今天是周末,朋友要回北京了,我岂有不送之理。 回...

    • 乔老爷讲故事之: 小店开张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一阵急促的爆竹声,吵得早晨在街头散步的张佯停下脚步...

    • 天姬台散章之蘧懿

      ( 夏姜氏,名莞,字蘧懿,本姓赵,曾嫁与夏木玄。夏木玄,字靖明,人称明信公。后蘧...

    • 孽债

      孽债 文∕长歌笑苍穹 夫妻本是前缘,善缘,恶缘,无缘不合。儿女原是宿债,讨债,还债...

    • 一声叹息

      (引子) 在我国西南边陲的一个山村小镇,一场大规模的拆迁运动,正逐渐地、悄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