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心雅首页 >小小说 >精短小说 >

孽债

选择阅读字体大小:[ ] 时间:2018年12月26日 06:08 来源:心雅文学网 投稿 作者:都市耕牧人 终审编辑:鱼儿姑娘Forever
    雨虹从没有这么舒服快活过,她觉得自己早已不在尚食烟火的人间,而是在富丽堂皇的天堂,她是神仙,是天女,是……
  正在雨虹欲仙欲死、不知是第几次高潮时,她突然感觉到一股热热的精液射进了她的阴道里,直达子宫口,她啊啊地浪叫着,呻吟着,双手使劲地环抱着秦朗的背部。她感觉到他每次射精都是那么多,那么地热,而且射过精之后他的宝贝儿还是那么坚挺无比,她想到底是他年轻啊,年轻人总是活力四射的。
  压在雨虹身上的秦朗,没有马上将自已的宝贝从那里拔出来,相反使劲往里又顶上去,双手抱着雨虹的脖子舔着她的香脸、耳垂,最后将舌头伸进她那性感的小嘴里绞着她的香舌。
  两人缠绵了约摸能有一刻钟,秦朗才从雨虹身上下来,躺在她旁边,一只胳膊伸在雨虹脖子底下,搂着她,对着雨虹的耳边悄声说:“姐,我爱死你了!”
  雨虹幸福地把脸贴到秦朗的胸膛上,闭上眼睛,喃喃地道:“小傻瓜,姐也爱你啊,姐快四十了,有你这么个小情人让姐青春焕发,姐更爱死你了!”
  秦朗摸着雨虹光滑而有弹性的后背,问雨虹说:“姐,我们这是第几次了?”
  “第九次吧?”雨虹抬起头来,问秦朗,“你怎么想起问这个了呢?”
  “没什么,只是不记得有几次了。”
  “哼,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只知道……”
  还没等雨虹说完,秦朗把嘴凑到那红唇上再次将舌头伸进雨虹口里挑逗着雨虹的香舌,并翻身再次骑到雨虹身上,将那坚挺的宝贝又插进了雨虹那湿漉漉的……
  一个月后,正在雨虹感觉身体有些不适时,公安分局的人把她带走了。而当雨虹知道是秦朗亲手把她送进来时,惊得嘴巴张得老大,半天没有合上去,两行泪水悄然爬下秀美的脸庞。在报警的同时,秦朗也向法院提起了刑事诉讼。
  这个伤心故事,需要倒退回七八年去,从头讲起的。
  雨虹是某医院的一位内科主治大夫,她年轻、漂亮而又特有气质,做事情很稳妥,工作上从无出现过失误,那怕是一次小小的失误,因而深受院领导、职工以及患者的好评。
  雨虹大学毕业后进入了她现在工作的医院,两年后与高中时的同学、当时正在市国税局工作的陈陆经过了马拉松式的恋爱后,终于手挽着手进入了圣洁的婚姻殿堂,第二年就生下了他们的宝贝儿子晨晨。
  光阴荏苒,生活、事业、家庭的琐琐屑屑早已将两人高中、大学时的激情磨平了棱角,雨虹的感情全身心地投入到了七八岁的儿子晨晨的身上,时不时地批评陈陆这儿那儿做得不够。而此时的陈陆已荣升为市国税局的一名科长,在外边虽然工作上有压力,但有手下人捧着他,进了家门却不时被妻子指责,因而两人就有了冷战,夫妻生活有时一两个月都不过上一次。中国人真是太奇怪了,往那儿一站,把大嘴一张,说别人的事儿,那是南园的葡萄一嘟噜一串儿的,滔滔不绝,有理有力,这事该那样做那事该这样做,而一轮到自已的事,却就傻了,傻得连脑子进水了都不知了!雨虹和陈陆就是千千万万万万千千中国人里面的这样一对冤家,这么高的文平,这么高的智商、情商啥的,就楞是不知道这是婚姻的七年之痒,是婚姻的一道坎儿,婚姻的危城极有可能是在一夜之间塌了城门楼子,城门楼子一塌,大门自然没了,在里边的想出来的人,那是唱着歌儿哼着小曲去找自由、幸褔去了!
  一天,陈陆到某星级大酒店吃饭,认识了年轻、漂亮的领班楚颂,这个年青漂亮的姑娘高高的个头,足有一米七三四,浑身上下洋溢着青春女性气息,热情奔放,率直爽朗。陈陆被姑娘吸引住了,大有相见恨晚之势,楚颂也被陈陆那成熟男性的特有品位所吸引,于是两人开始交往,最终陈陆与雨虹离婚,同楚颂结婚了,并有了一个如楚颂般漂亮的小女孩思思。然而热恋与婚姻总是两件事情,婚姻是实实在在的柴米油盐酱醋的生活,几年下来,两人都倦了,于是劳燕纷飞,楚颂把思思扔给陈陆,飞向美利坚合众国与一名美国商人缔造新的家园去了,而陈陆又回到了雨虹、晨晨的身边。
  雨虹本不想原谅、重新接纳陈陆,但为了儿子晨晨,再加上她们两人终究是从高中一直到大学相恋了七八年,总是还有点感情的,于是便接纳了陈陆和五岁的思思。
  雨虹虽然让陈陆重返了家门,但决不让他碰自己半下子,对此陈陆也不能再说别的,谁让自已曾经背叛过雨虹呢?然而雨虹对思思胜过晨晨,无沦是吃的、穿的、用的,都是照顾得细致周到,体贴入微,这更让陈陆释然了,更不敢再有什么非分之想了。思思感冒住院了,雨虹成宿地呆在病床前伺候着思思,让邻居、单位里的同事都竖起大拇指直夸雨虹。
  一年后,思思病了,查出了白血病。在住院期间,雨虹天天陪着思思,或用轮椅推着思思,或背着思思去医院外晒太阳,晚上给思思讲着故事,或啍着歌儿,眼看着思思睡下了,雨虹才休息。把个陈陆感动得热泪盈眶,直骂自己混帐。
  秦朗是楚颂的亲弟弟,秦朗随父姓,楚颂随母姓,其父母都已过世。秦朗得知思思病了,要去看思思,陈陆顾及到雨虹的情感,总不让秦朗去看望思思,只安排他在病房外面隔着玻璃看望自己的外甥女。当秦朗看到雨虹抱着被疾病折磨的面黄饥瘦的思思满地来回踱过步时,秦朗也感动了,他想如果姐姐在,也无非只能做到如此了。然而,六岁的思思还是走了,临走那天,思思抱着雨虹,唤着“妈妈……妈妈……”瞪着双眼走了。陈陆放声大哭,雨虹也泪水涟涟,伤心如绝,同病房的人以及医院的医生、护士们也都被这一家人的亲情所感动了。
  为了纪念思思这个幼小的生命,陈陆决定把思思的房间重新装修一下,在思念女儿时就来此坐一坐。因而请来了搞装修的秦朗,并反复叮咛切不可暴露了身份。
  秦朗是一家规模不小的装修公司的老板,二十七八岁了还沒有结婚。他来到了外甥女思思生前的房间,小房间装得真是像个童话的王国,这让秦朗心里又好过了许多。他拿出手机将这小房间上上下下前前后后都拍摄下来,准备带回去研究一下,作为装修的参考依据。
  秦朗将思思生前小房间拍下的照片输入了电脑,反复观察、比对,他被这绚丽多彩的童话般的小房间吸引住了。然而,有一天,秦朗忽然问自已:小房间为什么地面是大理石的,窗台及半米高的裙墙也是大理石的?第二天,秦朗找到了陈陆以看小房间为名又来到了陈陆家里,在察看了这些大理石的用料质地的同时,他不动声色地问陈陆:“大哥,这是你为思思设计的啊?”
  陈陆一副忏悔的神情,不无称赞说:“哪里啊,这全是雨虹的功劳,她亲自设计,亲自去选材料,为思思设计装修了这间小屋子,只让思思一个人住,晨晨半步不准踏进妹妹的小房间!”
  从陈陆家里回来,秦朗就上网查这种大理石,然后又到有关机构去加以认证。秦朗明白了,自己的心开始流血了,也开始了他的计划。
  庭审那天,雨虹对于秦朗的起诉供认不悔,一改被捉时那种痛哭流涕的模样,她满脸冷冰冰的,毫不在乎,甚至幸灾乐祸。最后,当法官让她做陈述时,她愤愤地说道:“是楚颂这只狐狸精拆散了我们的家庭,我一想到她,恨不得扒了她的皮,千刀万刮了这个婊子!思思模样极像那只狐狸精,一看到这孩子,我恨的烈火就熊熊燃烧起来,我要复仇,我的计划终于实现了!”
  法庭上,为数不多的人都被这个女人的凶很而震惊,包括法官们。
  秦朗听完了这话,站起来了,他向法官请示有话要讲,他的请求被批准了。秦朗双目注视着雨虹,缓缓说道:
  “如果你报复的是我姐楚颂,我没有任何的埋怨、仇恨,可是思思还是一个五六岁的孩子啊!她才是一朵花骨朵啊,还没来得及绽放她生命的鲜艳花朵,就因你而凋零了!
  当我查清你亲自选中的那些为思思小房间装修用的大理石都是国家明文禁用的放射性很強的天然大理石时,我惊呆了!我惊呆于你的蛇蝎之心啊,因为你是内科主治医师,你肯定懂,你是在用一种杀人不见血的方式把思思一刀一刀地杀死了,无怪乎你不让自己的儿子踏进他同父异母的妹妹房间半步!那时,我真想一刀宰了你这个人面兽心的阴险女人!“
  “嘿嘿”雨虹冷一声,“既如此,你为什么还要厚着脸皮来引诱我?”
  秦朗惨然一笑,继续说下去:
  “我知道一刀砍了你,能为思思报仇,但太便宜你了,那也是法律所不容许的。于是,我就背着陈陆开始向你发起了进攻,好在你根本不认识我!几年来,我攒下了几百万的家底,原本想留给思思我的外甥女的,钱对我而言已是无用的东西了,于是我就把钱往你身上摔,呵呵,还沒用一百万,你这个自称正人君子的女人,我钻进了我的怀抱!我姐楚颂当初跟陈陆可能还有一点真情,可你跟我有吗?你看见的是我的钱!如果我仅用十万八万,你可能为了保你的名节,还不会上钩,而你看见我狠劲地往你心上花钱,你乖乖地钻进了我的被窝!请问一句:你是真正的正人君子吗?!”
  雨虹嘴角微翘,露出一丝不屑的讥笑。
  秦朗似乎力气不足,稍停片刻,继续说下去:
  “你还记得我问你我们做过几次爱了吗?其实,我身体很虚弱的,毎当与你幽会前都提前服下金枪不倒的春药,一定要延长偷欢的时间,因为只有如此,才会让你感染上艾滋病毒的!”
  全场哗然,雨虹仿佛如雷击顶,差点昏过去
  秦朗继续说下去:
  “大家听我把话说下去,我不会杀人,也不会逃跑的。两年前,我去云南旅游,与当地一个姑娘发生了一夜情,感染上了艾滋病毒。因为我知道,艾滋毒的传染有两条主要途径,一是血液传染,二是性交传染,于是我就选择了后者来报复雨虹!
  刚才,你问我为什么厚着脸皮来引诱你,告诉你:姐,我爱死你了!“
  说罢,秦朗伸出了双手,等待着法警去铐他。
  雨虹,早已将头耷拉在胸前,晕了过去。
  (全文完)

(终审编辑:鱼儿姑娘Forever) 本文首发心雅文学网:http://www.2wx.net/wen/31818.html


阅读和发表文章请来心雅文学网!免费阅读心雅文学网每天推送的精美微刊内容。

点击下载:下载本文word版文档

如果你支持本站的发展,请下载该word文档,复制文档的全部内容并将其发表在第三方平台,您的每一份传播,都会为心雅的发展及壮大贡献一份力量.




  • 上一篇:请你为我作证(短篇小说)       下一篇:没有了
  • 发表评论
    阅读本文后有什么感受?请在下面发表您的看法吧!
    用户名:
    作者资料
    都市耕牧人 进入作者空间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作者积分:303 作者金币:0 作者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4-06-28 08:06 最后登录:2019-01-09 06:01
    您可能也喜欢这些文章
    • 竞争

      生经营起他父亲,留下的服装店,生的服装店在城郊西路口,离城一里路,凡进城的人自然...

    • 准理发匠

      短篇小说 —— 准理发匠 ——欢乐的校园生活花絮 神宫 一 我六三年考入范楼初级中学。...

    • 无关

      文/盛珠珠 我推开门的时候,阿四正在招待店里的顾客,我四处仔细打量的同时莫窦斯的爵...

    • 那一夜

      大白天,寂静的广场,冷冷的阳光白白地洒在浩然帅气而单薄的身子骨上,那双饱含着不舍...

    • 沫儿

      沫儿 文 / 盛珠珠 我看见那花开了,在放学回家的路上,这使我很惊讶,因为昨天经过的...

    • 网上首购

      老张中等个头,浓眉大眼,不善言辞,已入不惑之年,在单位也算上老帅哥一个。他任总务...

    • 泪粥

      也许她不美,不漂亮,可她那么爱你,做为男人我们还能奢求什么! ...

    • 地暖热了

      《地暖热了》 1 那天我接连舒服了两次,确切 地 说是那晚。第一次是和 刘莹直奔主题 ...

    • 龙湾——黑龙太子的七滴泪

      一、龙太子被逐 传说,龙湾里有条黑龙。其实,真的有一条黑龙。 黑龙,是黄海龙王最小...

    • 摩天轮之恋

      两年了。他又回到了这座城市,还是钢筋 泥的城市,也是压抑的城市, 他以为他会忘记,...